大马这一劫少不了湿婆

根据兴都教的宇宙观,一劫(Kalpa)是43亿2千万年,等于宇宙的一个循环,也是梵天(Brahma)的一个白天。换句话说,一劫是梵天的半天,梵天一觉醒来就过了两劫。据说梵天睡一觉,旱灾水灾和各种奇形怪状的灾难將把宇宙毁掉。第二天梵天醒来时,宇宙將重新开始。

这是兴都教的神话,佛教也有类似的说法。创造与毁灭构成永恆的循环,而这个循环造成了生与死的循环根基,支持了转世投胎再生的论述。

为什么我突然提起这些事?话说在一周前,我决定到斯里兰卡一游。那是反公害反到作呕的人生阶段,自己虽然没什么作为,却看到许许多多为国土、环境和下一代付出的人,虽然人数越来越多,却在整个斗爭的局面里,显得渺小不堪。我这么说或许得罪许多人,但是事实上,这股人民的力量似乎未曾威胁到利益集团和冷气房里的权贵们。

这是梵天沉睡的时段吗?大地正在毁灭中吗?我想换个环境寻求答案。

从斯里兰卡回来,看到稀土登陆的消息,看到几百人还在烈日下行走,更看到星云大师与首相纳吉的合照,我的心冷了一半。黄德曾经扬言发动人墙挡稀土,后来却仓促地號召人民和他一起苦行14天到国会,並在稀土登陆后说「我发出强烈警告,我將等待你第二次到来,但我保证不会让你继续运作」,表示等待稀土第二次登陆时发动人墙行动。

厌恶贪婪带来的毁灭

稀土登陆关丹的关键时刻,人民却苦行逐步离开关丹。砂州本南人为了捍卫土地,单单2000年就人墙挡车挡了十多次,而关丹的人墙雷声响,天却乾旱无比。

黄德相信他计划中在独立广场的人民议会,將「改变这个国家,及按照我们的意愿治理这个国家」。我依稀中记得「佔领格宾」的12步,集会的人连稀土厂的鬼影都不见,黄德就在宣佈胜利了。我很想相信苦行14天后的「人民议会」能改变如今的局面,许多人也选择相信。为什么呢?因为我们desperate了,但是我们还未到走投无路的阶段,像本南人一样,反正死路一条,豁出去算了。不,我们还有钱喝星巴克的时候,茉莉绝对不开花。

在斯里兰卡我看到树,是的,树。那不是市政局种在道路旁的佈景,而是自然生长的树。我也看到湖,清澈的湖水,和蓝天上几百只飞成人字的大雁。我看到了快乐,在菜市批发场里扛著大袋马铃薯的劳工停下来和我打招呼,那是市场里繁忙的时段,但是大家都很开心地交谈干活。

我看到爸爸在海边追逐小孩,嬉闹成一团。情侣相偎依大树下,有的白髮苍苍。水牛在田里干活,大象在湖边搬运柴草。没有iPhone,没有iPad。大家说话时四目相触,擦身而过时陌生人的微笑比亲人还要熟悉、温暖。

小巷子里锡兰人坐在石阶上休息,他说锡兰人最快乐。锡兰人都觉得自己的国家很美。在火车上遇到一家锡兰人,说到过马来西亚,並表示不怎么样。我毫不犹豫地点头,过后才纳闷,是什么导致我苟同他的说法。也许我厌恶了,痛心魔鬼式的破坏,憎恨贪婪的慾望,更厌恶斗爭变成了舞台,和一切愚昧的没有主见、盲目隨从。

一个小店主表示斯里兰卡的生活慢慢改变,战爭后,新总理任职两年之间不乏贪婪和裙带关係,导致人们日子越来越艰难。我不知道锡兰人能快乐多久,当创造和毁灭同时在进行著。

毁坏后还能创造?

兴都教的至高无上湿婆(Shiva)並非圣人,甚至有点精神分裂症。湿婆创造同时也毁坏,对第一个太太Sati忠贞,却同时崇尚第二任太太巴瓦娣(Parvati)的美色而百「做」不厌。湿婆以诺大的阳具为荣,其爱人巴瓦娣则以巨乳为豪。巴瓦娣则被Sati上身,时人时鬼,善美与残酷兼一身。神话里的神嫉妒、弒父、杀兄、抢女神、砍孩子的头等等,何谓天上人间,其实无差异。

神的慾望浩大,人的慾望也不在话下。有时我们疑惑,允许公害肆行的权贵从中获得利益,但是为何愚昧得不为他的下一代著想?从稀土厂、山埃采金、石化工业、炼铝厂、铁矿、巨型水坝、伐木业等等,可以採取的环保措施被刻意忽略了,先进国唾弃的工业我们引进了,珍贵的文化和人种慢慢消失,我们吃得更担心,活得更小心,死得更寒心。大家神经绷紧,甚至沮丧,却为了一个活下去的理由,继续捉住任何斗爭的希望,即便希望其实是绝望。

有者认为改朝换代就能解决一切。当然,一切从改朝换代开始,但是並不能保证这一劫能便利地投一票就了事。破坏已经造成了,即便新政府有强烈的意愿,確保这一切公害不再延续下去,试问如何赔偿这笔天文数字的巨款?

消极和积极一线之间,「我们一定能的」未必是积极,很多时候只能安慰自己,当权贵在高楼的冷气房里奸笑的时候,这种积极未必起得了什么作用。「这样做能阻止什么」未必消极,反而是反思行动功效的必要心境。

神话里的神不需要舞台,也毋庸偽装。湿婆可以被人砍下阳具后,长出更大的阳具,然后对著砍阳具的人们说:「你们今后必须膜拜我的阳具!」人间没有湿婆的喏大阳具,却少不了湿婆的大言不惭。从当权者到斗爭者,真正满足了巴瓦娣者才能称王。

孽从欲而生。我们创造的同时在毁坏,毁坏的同时在创造。我们能毁坏一个王朝再创造一个王朝,毁坏一个土地却无法创造一个土地。除非梵天醒来的时候,宇宙真的从新开始。

(本文刊登于26/11/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