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大坝究竟发展了什么?


砂州目前受爭议的两项工程,既穆仑(Murum)水坝与巴南水坝,一个明年就要竣工,一个计划將要兴建。凡有爭议,就有抗议。「人墙挡车」在穆仑,「500人上街抗议」在巴南,原住民因为兴建大坝被逼搬迁,有关当局还未安排妥当重置地点、基本设施、教育医疗设备、赔偿等等。受影响居民日后的生活成了未知数,也因此,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原住民愤怒了。

砂州在「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SCORE)计划之下,于2020年建12座大坝。从一份官方泄露的文件中,当地非政府组织发现「砂能源公司」(SEB)圈定了52个適于建大坝的地点。砂州就像一个肉身,捆绑著52颗即时炸弹,隨时一轰而殤。

为什么要「人墙挡车」?为什么要上街抗议?为什么反大坝?难道原住民反对发展吗?任何对砂州大坝略有所闻的人都很想知道答案。

首先,我们看看砂州到底有没有必要建大坝。巴当艾水坝于1985年竣工,生產100兆瓦的发电量,比起第2座巴贡水坝,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巴贡2011年开始运作,生產2400兆瓦的发电量,远远超过了砂州的需求,更何况,巴贡水坝的电力至今仍未找到买主,为何还要建其他的10座大坝呢?

眾所周知,建大坝是一门好生意,只要接一单高205公尺长750公尺的水泥墙工程,就可有装满一个大坝的白花花银两。砂州可说是某些权贵的后院,要挖几个坑就挖几个坑,爱种什么花就种什么花。至于水坝建了有没有用,是否有必要再建10座大坝,恐怕已经是题外话。

原住民要的不过是钱?

那为什么受穆仑水坝影响而被逼搬迁的9个村子的村民,到工程快要竣工的时候,才「人墙挡车」提出10项诉求呢?根据当地村民表示,有关当局自建坝以来,从未妥当交代大坝將如何影响村民,以及如何安顿被逼搬迁的村子。如今逼到眉梢了,才发现重置1700人的两个地点,已经是现有的油棕园。这表示,他们无法在重置的地方耕种。加上油棕园施农药,往往造成週遭严重污染,居住的安危也成问题。

坦白而言,既使喊「Stop Baram Dam」,也没有谁能喊「Stop Murum Dam」了,因为穆仑大坝还欠三成就要竣工。无奈之下,穆仑本南人提出了10项合情合理的诉求,包括受影响被逼搬迁的每户获得25公顷的土地、每户获得50万令吉赔偿、拨出10%的发电收入于受影响的村民、孩子教育基金、社区发展基金、每个村子获得3万公顷的森林保护区,以確保村民日后的生计等等。

有者听到赔偿,就一口咬定原住民要的不过是钱而已。城市人不易明白,本南人或其他原住民族群的生命核心就是森林。各种美其名「发展」的事业掠夺了森林,以狩猎为生的本南人也因此而开始学习耕种。但是耕种技术有待成熟之时,他们的耕地和家园却將淹没在水底,试问不提出赔偿和土地的保障,穆仑的原住民如何活下去?

淹没8个新加坡

巴南水坝是继穆仑水坝之后的下一个计划。届时,巴南水坝將影响26个村子、2万多名村民。也因为这样,本南人在穆仑水坝的「人墙挡车」是一项关键性行动,若谈判不成,不单穆仑区村民前途茫茫,受巴南水坝计划影响的2万多名村民也將失去阻止建大坝的筹码。这样下去,受计划中的Limbang、Baleh、Belaga、Tutoh、Lawas、Linau、Belepeh、Metjawah和Ulu Air水坝影响的村民索性坐以待毙算了。因为,试问有关当局將如何安顿这么庞大的人口,同时提供照顾他们的生计及生活环境的基本设施?

巴贡水坝每天以人民的钱偿还著33万令吉的利息,因为耗费的74亿令吉当中,57亿5万是向公积金局(EPF)及退休基金局(KWSP)借用的。「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计划生產2万兆瓦水力发电量,需要超过8个巴贡水坝才能达成目標。一个巴贡水坝淹没的区域,面积等于一个新加坡。8个巴贡水坝等于以8个新加坡大的湖淹没砂州。换句话说,这等同于族群灭绝。为什么呢?因为许多原住民都无法获取身份证,离开了生活的核心——森林,没有身份证的原住民唯有在被剥削的情况下求存,或灭亡。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窘境。

当贫穷的人更贫穷,贪婪的人更富裕,这是发展吗?如果你还坚持地认为,原住民拒绝发展,我恳请你到穆仑水坝设路障的地点,和本南人住一天,然后告诉大家,建大坝究竟发展了什么?也或许,建了12座大坝,希特勒復生了,原住民灭族了,你可以到砂州那面积等于8个新加坡的水底城一「游」,和贪婪度蜜月吧。
(本文刊登于5/11/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moot说…
东马的洋灰制造工厂,要不就是白毛的,要不就是和巫统的。 那利益输送方面的问题有多广泛,你说呢?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