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上下联


我以前有个朋友,有学识有事业,有房还有车,就是找不到对象,她的说法是“没有人对得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不再青枝绿叶,开始觉得像她这样的一个女子,没有爱情实在没有道理。于是她开始迷信,找相命佬算命,相命佬说年中朝南或有姻缘,她就安排几天到新加坡休息。算命佬说真命天子在西域,她就飞往欧洲等他。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如愿以偿。他长得还算清爽,而且年纪比她小几年,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弥补了多年的挫折感。她在同事面前挺高了胸,大言不惭地炫耀年纪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她深信这就是她久等的精彩恋情。

事实上,男的煮了饭邀她上去吃,她想到哪他都乐意载她,但是不曾说过他爱她,没尝试亲她,没牵过手,甚至没碰过她的指头。过了一段日子,她开始怀疑她所谓的恋情是虚或实,为什么别人衣服穿在身上很暖和,她的穿了还是那么冷。可惜,她没有参照的资料,不知道恋爱的标准是什么。自从她认识了他,她的女友们都以为她尘埃落定了,可是有一天,她公告天下,那个男的是gay

这下可好了,幸福圆满泡汤,女友们纷纷为她打抱不平,怎么糊里糊涂地给个同性恋的蒙了。她一脸愤慨,理直气壮,说和他同住的男友一定是他的男友,发誓一辈子也不想见他了。多年以后,她的密友才透露,原来当年她不敢主动向男的表露心意,但是又说不清男的是否有意,于是请这位密友帮她写了封电邮给他,希望问个明白。

根据庫伯勒-羅絲模型(Kübler-Ross model,人一旦受到重大的打击,势必经历“哀伤的五个阶段”,而第一个阶段就是“否认”。她拒绝接受一直来都是一厢情愿,加上已向全世界宣布爱人是他,一时间扯不下脸皮。于是为了残忍的事实,与其独自面对暗淡的黄昏,她进入第二个阶段 --“愤怒”。她帮自己找到一个理由,为什么这个男人不爱她。算他倒霉,让外地的好友住进自己的家,结果好友变成了最便利的替死鬼,顺理成章地成为她臆造的同性恋对象。

既然他是同性恋者,表示问题不出在她身上。如此一来,她可以继续说服自己:『没有人对得上。』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在“抑郁“的阶段,如果始终无法进入最后一个“接受”的阶段,恐怕她永远是上联,等不到下联。

(本文刊登于《HQ》两性专栏)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