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胡士托

那天,我情迷意乱,时间错乱,差一点以为来到了Woodstock。这里都是美丽的人儿,在嫣红的夕阳下,年轻闪亮。胡士托42年后,大家来热带雨林追忆当年,或效仿当年。但是,我不应该这么说,因为年轻美丽的人儿都不曾经历胡士托。也许,胡士托的精神长存,也或许,胡士托是我们与生俱来的精神。

音乐不是重要的部分,同类聚集才是主要的目的。来音乐会前,他可能打领带穿西装上班,她在办公室被上司吆喝谩骂。但脱下了朝九晚五的外套,他们各别戴上面具,即使面具包罗万象,他们都志在释放,借一个疯狂的音乐会,借一个集体的共同经验,一起达致高潮。

砂拉越文化中心里有一个小小的湖,那天的夕阳把湖水映照成金黄色。美丽的人儿没有浓妆艳抹,反而清凉洒脱,男的赤着上身,女的短裤很短,古铜色的肌肤黝黑发亮。他们身上总有某个部位,纹上了古灵精怪的图案。美丽的人儿坐在湖边聊天,湖中有个浮动的方形甲板,年轻小伙子撑着篙竿,抵着湖底在水面缓缓移动,甲板上坐着一个花裙少女。夕阳下,一切染成诡异艳丽的图像。

那晚,大家随意地坐在草地上,手上一罐啤酒。音乐撩人,灯光迷离,美丽的人儿闻歌起舞,肌肤散发着青春的热气,蒸腾出情色的烟雾,萦绕着草地上的几千人。有人说过,爱情是一种气氛。更有人说过,色情是一种想像。那一晚,音乐和灯光为美丽的人儿注射兴奋剂,异性同性纵横交错,亲吻搂抱并未令人措手不及,反而从容不迫。

同一天,越过南中国海,5万美丽的人儿聚集街头。大部分人知道,他们必须上街示威。大部分人知道,那是黄色敏感地带。大部分人也知道,那是为了净化选举。一部分人知道,净选盟的8大诉求。很小部分人想过,如何争取8大诉求的细节。

这也是另一种Woodstock,大家向往一个美好的方向。但是,热血澎湃地面对催泪弹和水泡车的时候,新奇的示威经验淹没了群众,大家急于分享5万人的集体经验,关于我曾经在那里、我面对了可怕的镇压、我们并不孤独、我们下回在哪聚集等等。结果,如何针对每一项诉求,付诸实施改善选举制度,反而显得面目模糊,像那一夜在热带雨林音乐盛会,集会推向高潮过后,朋友说,一般人嗨两周,有些人嗨两个月。

(本文刊登于15/7/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就算要急,也急不来, 等尘土沉淀吧。

就如60 年前,这个土地发生的Hartal 那样, 说即场成败的都是浮云。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