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奥巴马



选择姓奥巴马是要等时机成熟时,木瓜变黄,榴莲落地。就如公开自己和兄弟的关系一般,看天时地利人和。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当时哥哥仍在政坛上拼搏,不如等当了总统再说;哥哥当了总统,不如等哥哥来中国再打算;哥哥来中国,不如趁热打铁顺道出书;既然出书,不如大肆宣传兄弟俩的关系,如此这般,一切称心如意。

奥巴马这个叫马克狄善九的同父异母胞弟,不晓得从哪里冒出来,就在奥巴马首次访华的时候,变成奥巴马毫不桃色的花边新闻。突然间,一个光头绑头巾、身材如运动员般高挑健硕、眼睛鼻子脸型酷似奥巴马的马克,成了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

他们说,马克操一口流利的华语,回答记者提问会用『英雄所见略同』、『温故而知新』,就如我叔叔说得一口好英语,闲来『to be or not to be』、『beauty is only skin deep』一番;他们又说,马克弹得一手好琴,从古典到爵士乐,各种音乐风格都难不倒他,就像我邻家陈嫂的大儿子,早上拉二胡来一曲『梁祝』,晚上弹钢琴奏巴哈赋格,音韵优雅。他们还说,马克擅长挥毫泼墨,醉心于中国书法,恰似我那个表妹,跳草裙舞腰肢一扭,不说还以为她是夏威夷姑娘。

怎么说都好,大家对住在深圳七年的马克很好奇。无论是神州汉人,抑或海外华人,一听说他娶了个河南太太,不免产生好感、亲切感,大家都在问:『奥巴马弟媳家在哪?』想知道兄弟俩相会是怎样的。马克选择这个天时地利人和的黄金时机,带几分伤感、些许委屈,苦诉和胞兄奥巴马共同的父亲酗酒打母亲,留下无法泯灭的童年阴影。然而,总统胞兄不太记得这个父亲了,因为他在奥巴马两岁时,就离开他,后来和马克的母亲在一起。

马克多年来都不愿意姓奥巴马,更不愿意和美国及它的文化有任何瓜葛。马克宁可选用母亲的姓氏,狄善九(Ndesandjo),住在中国,崇仰中国文化。他说,直到胞兄宣誓成为美国总统那天,他才突然觉得不一样了,霎时间为『奥巴马』骄傲,以『奥巴马』为荣。

马克说他去年把存来买钢琴的钱,买了飞往美国德州的机票,去会见总统胞兄。两兄弟半辈子只见过几面,紧紧相拥。哥哥看着他的小胡子,说:『喂,这几根是什么东西?』马克答:『老兄,胡子啊!』总统胞兄说:『怎么比上回见你,少了几根毛发?』马克答:『你也是。』总统胞兄说:『当年我没钱剪头发啊。』

当木瓜成熟时,果肉香甜。本来今年一月写完的书,正郁闷找不到出版社。现在趁奥巴马访华之行,出版社不沸沸扬扬地推出奥巴马胞弟自传《From Nairobi to Shenzhen》,还等什么时候?

(本文刊登于20/11/2009《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lala说…
喜欢。

他妻子还蛮秀丽的,看起来好高兴

*如果您有机会您有机会等待榴莲落地,你也会这样做吧??

**榴莲只有晚上会掉下来的*
杨艾琳说…
啦啦啊啦啦,你要相信我,我是绝对会趁榴莲落地,吃榴莲的,尤其在夜深人静的夜晚。
redman1127说…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出書不在暢銷,有奥巴馬則行…
杨艾琳说…
红人:说得有趣极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