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


那天,一只鹧鸪飞了进来。它凭窗下望,看我们在厨房忙乎。后来它飞到墙上未启动的风扇,静观准备晚餐的风景。它换了几个角度观察,然后安稳地坐在碗柜上,不走了。

饭后发现鹧鸪不见了,或许是辞世的老狗回来瞧瞧,打个招呼。也许吸引它的,是现在的和上一代搀杂成一个佳肴的,菜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