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饼干


小时候家里养狗,旧的走了,新的又来。因此从小我就以为,狗狗是每个家庭必要的成员。
"Brownie"是我姐姐的北京狗,这么说是因为名字是她取的。记得我每天躺在薄薄的床垫上,午觉前吸奶瓶里的美禄及吃饼干。Bow-nie (卷舌是不容易的)总躺在我身边,我望着天花板,它看着前方,我咬一口,它咬一口地吃着,共享一块饼干。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