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客的殖民方式

老挝一游,错愕之外,几分惊喜。首都万象(Vientiane)虽没高楼大厦,但繁华先进可媲美其他亚洲城市。世遗城琅勃拉邦(Luang Prabang)是老外的最爱,老建筑刷新后,化为小宾馆、咖啡厅、精品店等,安逸舒適,低喧哗,高消费。

从万象到琅勃拉邦途中经过背包客的天堂Vang Vieng。这里的旅游业从70年开始已经很旺盛,主要因为有年轻人喜爱的户外运动及探险,如划艇、滑翔、攀巖、洞穴探险、乘热气球及轮胎漂流(Tubing)。

这3个旅游景点反映了老挝的旅游方便及集中。琅勃拉邦迎合小资的口味,Vang Vieng是低消费背包客的最爱,而首都万象发展中不失传统的风味,包括了日常服饰及膳食。

如今,拥有6.6百万人口的老挝慢慢崛起。2012年,老挝的国內生產总值是92.99亿美金。根据亚洲开发银行报告,过去5年来老挝的经济成长率为8%,今年预测不变。

然而,一个贫穷国家的崛起,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60年代,老挝是嬉皮士的天堂。万象是一个鸦片窟,吸引了不少印度及阿富汗的旅客。但因越战,美国地毯式轰炸把老挝摧毁。经过长时间,老挝才恢復生產稻穀经济效益。

90年代末,老挝人Thanongsi Sorangkoun突发奇想,买了一些拖拉机大轮胎的內胎,开始了「Tubing」这个玩意。旅客坐在內胎里,在Nam Xong河上漂流,Thanongsi Sorangkoun认为这样观赏河景既便宜又不破坏生態。出乎意料之外,tubing深受游客喜爱,因此吸引了不少背包客,也导致不少本地人放弃原有的事业,投资在tubing业上。

近几年来,沿岸酒吧氾滥。酗酒、嗑药、喧哗嬉闹,Vang Vieng成了老外逃避现实的廉价「party town」。老挝人信奉佛教,穿著保守。即使週遭可见禁止袒胸及三点式泳衣的佈告板,街上还是满满的赤裸身躯。

2011年,27名旅客客死异乡,有的因酗酒tubing,有的不遵守规则翻筋斗跳河,撞破脑袋而死。酒精、毒品及吵杂的音乐作祟,背包客购买「欢愉」时,侵蚀了老挝人的灵魂。

本地人因此不再在Nam Xong河里洗衣洗澡了,他们认为河里因此有了恶魔。如今许多商店都是中国人在经营,本地人与外国人1对15的比例,背包客殖民了Vang Vieng。

Vang Vieng因此成了旅游发展的反面教材,为了保存老挝的传统价值,政府选择了于去年8月开始严厉取缔毒品及关闭沿岸酒吧,旅客突然减少80%。有一天,Vang Vieng会因它週遭美丽的大自然及淳朴的少数民族,再次吸引游客。老挝政府短暂的经济牺牲,令人雀跃。

(本文刊登于29/11/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