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鉴巴贡警惕边加兰


巴贡水坝和边加兰的石化,表面上互不相干。一个在东马砂州,一个在西马最南端。很可能,没几个砂拉越人到过边加兰,更没几个边加兰人去过砂拉越。但是我现在要告诉你,受巴贡水坝影响的原住民,和受RAPID计划影响的边加兰人,都被逼到同一个死胡同里。

巴贡水坝的9500个居民

砂州政府耗资85亿建了个巴贡水坝,水坝蓄水区面积等于一个新加坡岛,占砂州面积的11%。耗约15年建造的巴贡水坝,终于在2011年中旬开跑,但是,至今仍然没有用户。

砂州旅游助理部长拿督达立朱菲里曾表示,“该湖泊风光明媚,非常适合开拓为生态旅游的湖泊”。但是事实上,为了建一个巴贡水坝,9500人被逼搬迁,水坝计划征用了90%的原住民习俗地,并淹没1万7300英亩的原始森林。

被逼搬迁到重置区的长屋村民,面临种种问题。迁移在1998年开始,至今14年了,获得赔偿的村民,赔偿数额不一。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村民得到政府承诺的全部赔偿。不但如此,政府还雪上添霜,要求村民购买重置区的长屋,村民拒绝偿还,因为他们的旧长屋仍未获得赔偿。更甚的是,搬迁至新长屋的村民都发现长屋的建筑材料劣质地,四周更是不毛之地,无法耕种,生计成了问题。

除此之外,原本的8间小学减至2间。本来承诺把村民安顿在11万1200英亩的土地,结果只有988英亩。说好其中的8万4000英亩作为园丘,结果完全没有园丘。说好的医院,变成小诊所。承诺的邮局、消防局,都不见踪影。

边加兰会否重蹈覆辙?

边加兰会否重蹈覆辙,重演巴贡水坝逼迁的悲剧?首先,让我们看看RAPID计划准备征用多少土地。

目前首期和第二期征收的边加兰土地面积为9500英亩,影响的一共是7个村子,927户,3122人。据知,6000英亩归国油,其他或归国光石化。

但是,最终被开发成石化工业区的总面积将是2万2500英亩,增加3个受影响村子,征地范围或超过这个数据。2万2500英亩已经是原先的一倍以上了,可怕的是,唯恐征地计划不就此打住。

最新消息指出,受RAPID计划征地影响的,不止是目前公布的边加兰7个村子,或10个村子,而是18个村子,包括Desaru,直到旧柔佛和哥打丁宜。真实征地面积有待考证,但是可想而知,将超过目前非常多倍。

5月13日台湾中央通讯社的新闻指出,“台湾国光石化是国油公司寻找这项投资案策略伙伴的真命天子”,并表示“国油公司与包括台湾在内的投资方洽谈已经迈入最后阶段,预料最终决定在明年中会定案”。

我们不知道的是, “目前国油公司正在和全球9至10个投资伙伴讨论设立炼油厂与石化厂的可能性”。可见,“征用18个村”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除了“真命天子”国光之外,还有世界各地虎视眈眈的投资者,希望在一个“局势稳定”的土地上,插下自己的大小烟囱。

RAPID计划的工业范围,比我们目前知道的还要庞大。而征地范围,皆是人民居住的村子,有的已经是第五代了。届时,请问有关单位如何安顿这些居民?要是把他们安置在一个未经开发的地区,基本设施建立了吗?住宅、学校、医院、道路、排水、电供等等,都有个完整的蓝图了吗?若安置在别的村子,人口稠密度会否因此过高?村子里的人可否接纳新迁的外来者?是否为务农的居民安排好耕种的土地?经营渔业的居民会否被安置在内陆而无法继续谋生?即使被告知可搬迁到Kampung Sungai Musuh的渔民,都表示那里吹着东北风,风大浪大,根本不适合捕鱼。

根据柔佛经济策划组的的计划,会将六湾和七湾的两片地段作为居民的重置区,分别为387英亩和800英亩。两片地加起来1187英亩,目前只发布了六湾重置区的蓝图,也只有这片387英亩的建筑工程进行着。据知,部分受影响并购买了新居的居民,明年3月需迁至新居了。

这么大个迁置工程,只有387英亩的建筑工程进行着,试问,这样的迁置计划是否完善?或是仓促?甚至于草草了事?

除此之外,边加兰居民面对RAPID计划征地迫使居民搬迁的问题,赔偿数额仍不透明。2011年4月,戴乐集团通过州议员拿督哈仑、当地巫统和马华领袖、和边加兰渔民公会召见当地渔民。当时拿督分发给200余名渔民一份表格,填写了就可获得戴乐分发给渔民的“安慰金”。殊不知,许多不识字的渔民不知自己签署了一份放弃起诉柔州政府和戴乐集团的协议书。

借鉴巴贡警惕边加兰

在我们未能讨论石化业操作后带来的环境污染之前,我们需要面对搬迁重置的燃眉之急。因为这不止是居住问题,它牵连到生计和教育,和作为人最基本的选择权利。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他的生活方式,要求人民牺牲几代的辛苦耕耘,去面对一个未知数是不公平的。而付出了所谓的“发展”代价后,RAPID计划究竟能否惠及人民?

RAPID对社会影响的评估,其重要性相等于它对环境污染的评估。借鉴巴贡的重置计划,14年后居民未能获得应得的赔偿,而还有许多居民仍未获得一分钱。重置区计划不把居民的谋生方式和距离考量在内,结果造成生计和教育的问题,至今未能解决。

当中还有一些迫使逼迁者屈服的手段,在这里不便明言。唯以此文警以为惕,边加兰征地逼迁问题非小儿科,不宜轻视,应严陈以待。

(本文刊登于6/7/2012《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