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一亩稻田里手舞足蹈

谷歌正式撤出中国大陆那天,也就是2010年3月23日,凌晨就有中国网友在推特上发推文:『我在访问google.cn时,自动跳转到google.com.hk ,页面上有一句话:欢迎您来到谷歌搜索在中国的新家。』虽然人在马国,谷歌在哪块地、买哪栋楼、筑哪个巢,大致上不关我的事,但是基于未雨绸缪的心态,我难免感同身受。对于将内地搜索用户转向至香港分站一举,即使不知官方下一步会对香港一站怎样,还是必须赞谷歌你真犀利。请允许我深情款款地说一声:『谷,你是咱们的哥。』

山不转人转,墙不翻哥翻。于是中国网民测试这一个中国谷歌的新家,尝试用大陆的IP搜索敏感词,结果无法链接。如果用国外的IP搜索相同的敏感词,就能链接到完整的结果。有个叫李华芳的网民在他的博文写道:『今天不是中国打败了Google,而是中国被互联网抛弃的一天。作为一个网民,我无法悲伤地坐在你身边,只好翻过墙去寻找自己热爱的世界。』

如果你搜索“china service availability”,得到的结果是:除了Web, Images, News, Ads和Gmail打勾勾之外,YouTube, Sites和Blogger旁打的是红色的叉,即blocked的意思,中文是封锁,白话是开不到。在Docs, Picasa和Group旁是个扳钳图,即Partially Blocked的意思,白话是看审查局的眼色,他让你开你就开到,他不让你开你撬也撬不开。

更有网友戏言:『清明时节雨纷纷,陆上网民欲断魂,借问谷歌何处去,河蟹遥指香港村。』河蟹指的是和谐,和谐指的是网上文字被官方审查遭删除。

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监控言论其实反而局限了一个社会的发展,然而每筑一道墙,就提供了一个网民加深对技术了解的机会。撞过墙痛过了,自然懂得翻墙。

不但如此,中国人也上不了面子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不少博客开了被关,不是开开关关,就是博文被删除。面子书针对审查这一个问题,曾经对一位美国参议员委员说:『我们公司仍然太小,无法处理国际上的审查问题。』可是封锁了网站,却封锁不了网民的智慧。推特上仍可以看到数不尽的中国推友,翻过墙,一片海阔天空。

我曾经抱怨,我们太没有自由了。但现在我终于明白,我们不止自由,而是非常地自由。如果和中国相比,我们可以随时上面子书上推特,虽然说发言要有分寸,要明事理。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博客畅所欲言,只要写的时候稍微注意措辞得体就是。我心满意足,难掩心中的欣喜。人家说审查是最后一根稻草,我站在一亩稻田里,手舞足蹈。

(本文看到与26/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但是我還是不太喜歡馬來西亞的網絡天空。
我還是懷念308前夕的網絡天空 :)
杨艾琳说…
我說過我喜歡了嗎?;-)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