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小祖咒


崔健是昨天的事了,今天和接下去的日子,都是左小祖咒的。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一个诺大的中国大陆,随便在街上点个人唱歌,都可能唱得比他好,至少声色比他美,音调比他准。可是他受知识分子爱戴的程度,远远超越了当年的崔健。大腕如贾樟柯、艾未未和韩寒都推荐左小祖咒。怎么说,崔健还是属于大众的。就像台湾的陈绮贞,说是小众音乐,其实中港台新马都很流行。而左小祖咒是地下小众的,小得你可能根本不认识他,甚至没听过这个名字。

3月19日,左小祖咒穿着皮革裤西装大衣,一顶40年代西片的帽子遮了半张脸,站在北京世纪剧院开他的首个个唱《万事如意》,凛然一个牛逼样。看了演唱会回来的推友说,他在唱<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时候,后面的大屏幕放了很多关于冯正虎滞留日本事件的画面,大家因感动而哭了。

冯正虎是中国维权人士,同时是《零八宪章》签署人,他被自己的国家禁止入境,因而从去年11月滞留在日本机场表示抗议。这引起世界各国的关注与各界人士的不满,一直到今年2月,中国官方不得不允许他回家过年。

『那杆枪被你扔了/ 我也没有说我用不上那玩意儿/ 我需要它去杀某个人 /在昨天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关于不能言喻的诉求,我们只能当情歌听当情歌唱。

冯正虎在推上说:『左小祖咒的歌声与我的画面告诉人们: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我要与你一起行动,我们互相支持、彼此关爱,我们的行动震撼世界、感动中国,最后自己改变自己的命运,万事如意。』

左小祖咒跑调跑得紧,他回到庸俗,回到根本,回归最原始状态,一本正经地不把『政治正确』当一回事。他松懈得如醉酒开车,随时拐个弯失事。他的抒情你可以放心地哭,他的反骨叫你放情地起鸡皮疙瘩。左小的愤怒是文火,熬的是社会的伤。当我还在掂量一个跑调的歌手怎么红起来的时候,他已不知不觉地把诗直唱入我心坎了。

左小祖咒的话可能晦涩了些,而你不知他唱的是为了什么,可是有点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伪摇滚,也不是个装模作样的诗人。左小是个直来直去的男人,而他,是绝对不会悲伤地坐在你身旁的。

(本文刊登于23/3/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没见识左小。
单是读文,已经能感受到那份感动。谢谢推荐。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使我想到一些老歌,“放你的头在我肩上”,“别在我肩上哭泣”。
本地黄火发行过那张《走失的主人》就是左小之作!
喜欢音乐的朋友买了,可是难以忍受那种调子,最后转送给我;我却如获至宝,未尝不能用“石破天惊”来形用。
然而左小新作却好像有点卡拉OK化了,呵呵~
杨艾琳说…
我比较喜欢最后两张,早期跑调太厉害,受不了。他有张纯音乐专辑也不错。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