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百日记

 周末正午时分能坐在院子里喝咖啡看书,微风吹过轻抚满庭的绿叶,等面团发了做focaccia,是一种闲暇。


人过半百,总有回忆的时候。念书的时候搞华文学会,指挥装满一礼堂的会员是满足。写作投稿,看报章杂志刊登自己的文字是满足。后来做编曲人熬夜,在录音室听自己的作品是满足。挣了钱,花150大洋剪头发,也是满足,几十年前,那是天文数字了。


城里开了纪伊国屋,每周把一天耗在书店里,喝咖啡看书是满足。不编曲后转教音乐,把学院的空调调最冷,穿得像在国外,是满足。中午和同事吃意大利面,看老外厨师是满足。


城里建立地铁,带一群学生浩浩荡荡去国油音乐厅听交响乐,是满足。蹉跎岁月是满足,没想过对社会贡献什么,格局小小地,自我满足。


后来有段时日不满足,跳过不说。开始在龙门阵写专栏,每周一、两篇,从未如此满足过。写着写着,平台也多了,心灵富裕起来,似乎四十过后终于与社会有些关系了,有些作为了。


接着认识了外子,碰上改朝换代如火如荼,跟他东奔西跑办纪录片放映会,跑长屋,讲解环保课题,和爱人共事,是满足中的满足。


改朝换代后国家一塌糊涂,我们归田种地,清清淡淡过日子。两条狗几缸鱼一只龟,院子越种越多花草,慢慢改善生活环境,健康越来越好,孩子快乐地长大。虽然有时乡城两地奔波,但逐渐减少了,安稳踏实了。


晨起河边跑步,教几个真正想学习的同学,自己练琴,研究一点不同的理论,思考音乐的种种。看书读诗,古书也能看懂一些了,从未听爵士听得这么勤,却不费劲。


半退休清心寡欲的生活,才是真正的满足。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