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之二

说到女诗人,总想起凄凄惨惨戚戚的李清照。下了一宿的雨,至今依然缠绵,读了另一位女诗人张文姬的词。

溶溶溪口云,才向溪中吐。
不复归溪中,还作溪中雨。

张文姬写溪水蒸发后酿成云,虽无法回到溪中,但仍化为雨落溪里。比起自鸣清高强说愁的李清照,张文姬閨中思禅机,悟大自然的循环不穷,不生不灭,有学问多了。

四句皆有溪,处处是江湖。无论化为气或云,最终还是逃不出江湖。

讲的也是股市涨跌,亏了的,还是会赢回来的,放心吧。

道的是疫情,瘟疫成溪,川流不息,最后化为云雨,消失了还会回来,最好备伞,就能出门了。

说的是巫山云雨,云雨之情,旦为朝云,暮为云雨。朝朝暮暮,鱼水之欢,搞了休息,休息了又搞。

(29/5/2020)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