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连浓













你说没有人能想象连浓了
这时候天空不远之处
一群乌鸦缓缓飞来
拨开了云拨开了光亮

从昨天开始我的脑子里
一直循环播放着《Imagine
你不明白我为何提起连浓
于是店里亮起了灯
照亮墙上的肖像

群鸦进行着秘密的盘算
潜入店里窃窃私语
你掩着耳朵想要离开
肖像却裂开吐出恨与爱
缠绕你的颈你的腰
和肢体各部位的不同名字

名字,想象名字
想象没有名字
想象连浓    想象不是连侬
我脑子里依然是平和的歌声琴声
尝试梳理世间的混乱
盲人的手指触摸蛇
它不过是女人的婀娜细腰
发情地咬你一口
然后用手势问候你娘

一曲未终
连浓已死
我们用想象送终
以乌鸦陪葬
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才听得见连浓冗长的回声
“试试看,这并不难。”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

忙与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