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我与父亲的关系,微妙得好比念珠,从开始一颗颗数下去,一圈再一圈。念着念着,有时急了,念珠握得太紧,差些儿断了。有时念累了,只想停下来歇息。有时候,念念有词,欢喜愉悦,很想继续念。也有忘记的时候,仅跟着世界匆忙运转,念珠却搁在一旁。

直到有一天,我知道,念珠不再握在手中。它串在父亲阖起安歇在胸口的十指之间,像是原本就属于那里的,本来融为一体的东西。

然后我才忆起念珠的日子,以不同的速度和心情,倒着来念,一切过去的画面变成了未来的念想。尽管如此,一辈子的亲情已钉在十字架上,挂在念珠成为数不清的过去 、现在和永远。

(2018年11月7日凌晨)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忙与闲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

谢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