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味

学生送礼篮给我,害我欣喜不知所措。真感情是不讲钱的。但有人肯掏钱,尤其在经济萧条的时候,买个礼篮送我,我说,钱是真感情。

邻居递罐黄梨酥和几粒柑给我,收了很欢喜。进屋里赶紧拼凑几包糕点,再喊声王太太,交换几句客套话,礼尚往来一场,钱是真感情。

红包没能力包太多,也不敢包太少。多了,自己剩下的日子难过。少了,剩下的日子也不见得好过。人情嘛,马虎不得。孩子打开红包,做父母的看数额掂量亲戚朋友的人情味,最后还是那句,钱是真感情。

每年我们都说,唉,又要过年了。团圆饭往酒楼挤,吵吵闹闹,话却没两句。捫心,我们的人情味很不踏实,越是这样,我们越在乎谁啊谁做了人情没有。

这样的人情很刻意,变了味。过年间和同伴为了正在製作的片子补些镜头,相隔两周再度踏在檳城美湖的海滩上。我们想念一只吃生鱼的哈士奇狗,于是在沙滩上寻找他的踪影。几乎失望离开的时候,发现他躺在一堆渔网上。老友相见,左搂右抱,沙滩上的其他狗狗都来打招呼,不亦乐乎。

狗有人情味吗?也许人想得太复杂,狗的率性叫人类情何以堪?这时来了个渔夫,拎著一包东西,就到灶头生火了。原来这里搭了棚子,漆上「HappyClub」的字眼,有个冰柜和几样厨具,一旁摆了桌子和椅子。

「哈士奇是你的吗?」「是啊。」他炒粿条,香味诱人。几个渔夫陆续到来,吃炒粿条下啤酒,閒话家常。

「来来,炒两碟给你们。」这里不是卖吃的地方吧?我们总以为什么都和买卖有关。「不是啦。这是我们渔夫的俱乐部,大家有空就在这里聊天喝酒。」我们客气推拒,阿顺却坚持叫灶头的朋友给我们炒,还端上啤酒。

热情款待陌生人这回事,早已从我们的字典里刪掉了。可那天下午,咸咸的海风吹不散人情味。美湖真美,大马没剩下几个这样的好地方了。但是在檳州的发展蓝图里,这里將要建豪华公寓。届时,再也看不到哈士奇守在渔船边,等吃新鲜的鱼了。

檳城填海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豪宅越多,自然风景越少。

大家都说新加坡好,只是没人情味。檳城向新国取经,没什么不对。但有选择时,我们可以比邻国好,因为取长补短,硬体建设要適可而止,保护自然风景生態,这样的地方才永续,才能保存人情味,才是人住的地方。

只要我们明白「发展」究竟是什么,大马或许还有希望。

(本文刊登于12/2/2014《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