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目前显示的是 六月, 2013的博文

大马中文嘻哈交流会

图片
这个年轻的嘻哈文化力量,若善于发挥,不得了啊。

Double Call 的 McBGCW 好年轻,但已经在提拔更年轻的嘻哈小朋友了!
ManHand的Bee SlowMan 的故事很精彩,娓娓道来有节奏有快慢有高潮,非常Rap!
MoBeat的Hour Tan 像一丛杂草,很踏实很有劲,想踩死他?难!更何况他和蔼可亲,没人舍得踩。
这个人忍不住讲上几句,谁叫她爱上这班外星人。
B Boy in action!



舞者 Zeron Lee 主持嘻哈交流会,口才伶俐,我想他也会饶舌。
嘻哈舞者Joel。据说是前辈级的哦。
从大马中文嘻哈交流会出来,看到了最美的晚霞。 嘻哈朋友

烟霾中的大亨

大家是否想不通,为什么东南亚三国政府无法或不愿处理多年的烟霾困扰?或许我们尝试往现实的一面看,找出政商的利害关係,才能破解这个比烟霾迷濛的迷思。 

首先,印尼总统的高层幕僚Kuntoro Mangkusubroto多次表示,大部分热点都位于Asia Pulp and Paper(APP)及Asia 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 Limited(APRIL)的营业范围內。

但是,印尼环境部长对新加坡环境部长表示,没有任何新加坡公司涉及印尼非法烧芭活动。

对于印尼总统苏西洛的道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全心全意」接受。新加坡外交部同时也表示,若有证据证明新加坡公司涉及这类活动,政府將会採取进一步行动对付这些公司。

上联不对下联,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膏药?APRIL是伐木业大龙头陈江和(Sukanto Tanoto)旗下的公司。陈江和在2006年受《富比士》杂誌奉为印尼首富,同年也被印尼国营的Mandini银行列为六大不良债务人之一。他曾经涉及自己的银行Unibank的诈欺案被调查。陈江和家財万贯,拥有5.4兆印尼卢比的资產。

APRIL公司运作基地在哪里?新加坡。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百富勤投资(Peregrine)將公司三分二资金借给了印尼两家经营不善的公司,其中一家是Asia Pulp & Paper(APP)。APP是黄奕聪(Eka Tjipta Widjaya)的旗下公司。黄奕聪就是金光集团的创办人,外號「东南亚区最大的不良负债人教父」(见周博的《亚洲教父》)。

后来百富勤借出的钱都没收回,百富勤宣告倒闭。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APP负债140亿美元。APP公司运作基地在哪里?新加坡。

印尼政府、新加坡政府和巨亨的微妙关係,如果推索回当年的金融风暴,一种歷史上建立已久的密切关係就逐渐浮出檯面了。据《亚洲教父》,当年印尼政府不与巨亨作对的主要原因,是相信他们会把撤资慢慢地移回国內。杰出企业经理人钱伯斯当时推论,单是新加坡就拥有高达2千亿美元的印尼资金。

《亚洲教父》作者周博说过,东南亚经济是政治和经济力量交互作用下的结果。看懂了政商勾结纠缠不清的关係,就看懂了各单位所扮演的角色:正派或反派其实都是一派。在这样的氛围之下,烟霾问题只好搁置一旁了。

(本文刊登于29/6/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这些Bonzo年的烟霾

1987年,美国前总统里根在法庭上一共说了88次的「I don't recall」及「I can't remember」,当时他为美国政府向伊朗出售武器的收入用于支援尼加拉瓜政府武装一事作证,从此沦为笑谈。

里根8个小时內一口气说了88次的想不起,刻骨铭心,叫「善忘」如此地难忘。

里根在位的那些年,是美国人所谓Bonzo Years,疯狂的年代。话说里根1951年在一部《Bed time for Bonzo》的喜剧电影里饰演教授。里根「猩爸」试图养育一只名叫Bonzo的黑猩猩,教导它人类的伦理道德。

里根出糗,人们把他联想成Bonzo猩猩:荒谬、荒诞,还有一点点的荒唐。

我们和里根没有一根毛的关係,但是我们和里根有一个共同点:善忘。

自我懂事的1997年开始,烟霾几乎谋杀了我们的理性。我们开始对口罩產生兴趣,从款式选购到怎样穿戴,说起来比胸罩还有研究。我们疯狂收集储藏,深恐市面一旦断货,我们瞬即断气死亡。

我们听说谁谁哮喘病发,又有谁谁支气管炎发作死了。我们神经紧张,肺部还未感染却已经被偏头痛折磨得抬不起头来。

林林总总如烟霾,来得凶,去得松。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邻国的野火总是烧不尽。API高时我们赶紧施压:印尼政府怎么什么都不做,大马政府究竟在做什么,新加坡政府打算怎么做,都是我们每天的话题。大家的数学突然变得很好,心情跟著数字起落。

十多年后,林火还是林火,烟霾还是烟霾。从新国官员登门拜访到大马首相致函苏西诺,从朝野赴领事馆请命到老百姓烟霾中拉布条,从卫星图片到8大公司名单,从森纳美涉及到森纳美不涉及,这些官那些宦都不表现马虎,这就是当官的基本功夫。

1997说过了大马公司涉及印尼烧芭,2013还是说著大马公司涉及印尼烧芭。十多年长情不变心,不知是技术上的问题,还是从来没有诚意。印尼说「马新心知肚明」,表明甜头分享后在外头嚷嚷,没绅士风度。大马很委屈,表示没法子对付这些大马公司,不明白为什么印尼不对付他们。

猴戏耍到最后,我们人民都知道,从1997到2013,我们都「心知肚明」。但是当风向一转,新国看到了蓝天,柔佛开始下起雨,檳城滴滴答答,吉隆坡雷声比笑声灿烂。这个时候我们恨不得一切沦为过去,不要想起,最好忘记。既然我们都don't want to recall了,你说谁求之不得啊。

(本文刊登于27/6/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好歌推荐【煙霾 HAZE 2013 】

MoBeat 与 达阔Double Call 联手合作的今年度佳作。

团结起来不要再像乌龟缩起来
继续自私又凭什么责骂他们几坏

一个人你不怕
两个人你不怕
三个十个千个万个问你怕不怕
一个人你不怕
两个人你不怕
三个十个千个大家站出来好吗

我与烟霾有约

每年烟霾从不爽约,说好要来就来,分別是有时淡淡幽情,有时热情如火。

7年前本地几位饶舌歌手针对1997年的烟霾写了一首「南洋大雾杀人事件「(http://youtu.be/ozHZXoq2cvE)上载YouTube,张开口就唱:「Beribu-ribuan terima kasih Indonesia」,无奈中有一股怨气,印尼不做什么,我们能怎样?

是的,当年我们都怪印尼,也有说林火是无可避免的自然现象。

如今虽然不再是谜团,但具体的依然捉摸不定,忽远又忽近。

印尼、新加坡和大马官方的反应也无惊无喜。印尼表示这不是他们要的,很便利地把责任推卸给弱势群眾,世世代代以森林为生活核心的原住民。这些人在烟霾中无处可逃,还无端端挨了一棒。但是我们都知道,如今烧芭是为了使土地肥沃,以便种植油棕。原住民永续的耕植方式,绝对烧不起这东南亚大烟霾。

大马的姿態一如既往,迷失在烟雾中,少出门多喝水的叮嚀就是官方的善意对应决策。

欣慰的是,新加坡政府这次坦然面对,提供卫星图片于印尼官方,以便確认涉及热点的公司。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如果確认名单里有新加坡公司,官方將会採取行动。他也鼓励印尼签署东盟跨国界烟霾污染协议。

「系唔系要发生一D事/我地至会去关心我地身边果件/希望今次不会爱得太迟/送比你地珍惜呢两个字/烟雾事件其实可以好正面/唔好甘自恋坐繫个井望天/唔好將自己个头崆系窿里面/每件事有两面/好坏系你自己去选。」饶舌歌手Hour Tan 7年前苦口婆心,无奈「好正面」始终「好负面」。

马来西亚棕油协会否认在印尼烧芭,大马环境局也致函印尼环境部「表示担忧」。政商勾结的戏码来来去去,不外是「否认」及「推搪」两出戏。如今歌不妨换个方式唱:「Beribu-ribuan terima kasih semua kerajaan」。

即便如此,李显龙的话语与新加坡的烟霾却是国际的关心。新加坡烟霾经英国《卫报》与美国《华盛顿邮报》的报道,使得印尼不得不採取行动。

23日《星报》报道,印尼环境局已揪出涉及烧芭的8间大马公司,把名单列得一清二楚,並表示当局正在调查另外14间公司。「如果有足够的证据,我们將把这些公司控上法庭。」

大马政府与其「闪闪缩缩」,会不会对名单上的公司採取適当的行动,阻止这些公司继续破坏环境及人们的健康?

当官方都以自己的方式做出反应时,我们就要看「苦苦追究」是不是大家的精神了。否则风向一改,烟消云散…

爵士「九阴真经」:Real Book

几乎没有一个爵士乐手不拥有至少一本「Real Book」。若没机会见识爵士乐演奏,可隨便到一家5星级旅馆咖啡厅,一般上有个黑西装男人(通常是男人)坐在三角钢琴前弹奏。琴上摆著厚厚一本貌似手抄的乐谱(有的是缩小版),那就是「Real Book」。

「Real Book」收录了几百首爵士乐经典,圈內人称这些经典为「standards」,即爵士乐的標准曲目。Standards基本上只提供一首曲子的架构,乐手隨心所欲詮释,可快可慢,可抒情可拉丁。若遇著个山寨乐手,就著和弦高山流水几十遍,大可蒙那些附庸风雅的富商大贾,混口饭吃。若遇著真枪实弹,一首standards七十二变,云卷云舒,那可是乐趣无穷。

有人说「Real Book」于70年代,从美国波士顿的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不知从哪个乐手的萨克斯风黑箱里夹带出来。满满的手抄乐谱,印成四百多页的经典。如今「Real Book」已授权某出版商出版,还分好几集,网上或书店皆可购买。但是当年夹在黑箱里的不可能任务,是今人错过的谍探情节。

犹记得80年代初到爵士乐圣地Berklee留学。教授一手搭在我肩膀上,一手从二楼指著落地长窗外的街口。他说:「你看到站在角头的那个男人吗?」寒冷的秋天,街上人来人往,只有一名戴灰色兜帽的男子,双手插在裤子里。他每天都站在那里,我还以为他是睡街的。「问他买。」

战战兢兢走到他身边,一问之下,原来还要另外约。他说得很鬼祟,还不时四处张望,害我神经紧张,误以为涉入贩毒案件。

约好的那天来到指定地铁站,不见人影。后来出现时,几个人靠拢他。他从塑料袋掏出一本本Real Book,收钱交货,动作快速,乾净利落。成交后一声「Now go。」,大家就散。

至今仍没有人愿意供出究竟是谁,把当年流行的爵士乐「听写」成集。据一名不愿透露名字的Berklee教授表示,70年代之前市面上难见standards乐谱,但学院里流传著零散的单谱,很可能就是RealBook的原谱。最初,「Real Book」里的乐谱都出自同一个笔跡,而这笔跡如今已成为流行的软件字体,象徵著爵士乐。

另有个说法,是两名学生为了筹足学费,同时提供更多「时髦」的爵士乐给乐手选择,于是「听写」手抄结集成书。无论如何,当年爵士圣地不可或缺的Real Book都是非法卖品,最终成为爵士乐手的「九阴真经」。 (本文刊登于19/6/2013《东…

我车上听的其中一些本土Rap

图片
【潮流!】@ Ching It ou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eYMt-mtbjI&feature=share&list=UU1Urc5s5Z9Pe7ol5Fbetbew)

【小心烫手】@ 达阔 Double Call (http://youtu.be/g5qdRZN_6ms
MõBeat 無嗶 - 大馬Style (http://youtu.be/41LUy8x8V0k

【花旦】@ 墨男(http://www.youtube.com/watch?v=eSTgZ0b0R6w&feature=share&list=UUIOT6FmFWqUFfIwGKpAok6A

【士可殺】@Double Call 達闊(http://youtu.be/CPImraYv6so

【EGOMAN 自我先生】@ Double Call 達闊(http://youtu.be/Krg5SgZiiqA

【One Love Malaysia】@MoBeat(https://soundcloud.com/hour-tan/one-love-malaysia)

【2020】 @Mobeat (https://soundcloud.com/hour-tan/2020-2)

【We Love Fucking Namewee】 (http://youtu.be/CjYa45oi4L4)

【709阿jib哥唔沖涼】@Evybody (http://youtu.be/9-TuU0uOkgo)

【Last minute】@墨男(http://youtu.be/ToZ_ByMCazE

【城中王】@Slim Jason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v=597459403627975

【Facebook】@ MoBeat (http://youtu.be/QFrt_ZDzUlE)

还在发掘中呢。

说唱一:学者

所谓学者说穿了不过是学术侍者 长得不帅只好头衔挂帅文凭挂帅 什么学术论述战术不都是催眠术 不学无术,学了一无是处 一个个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头 斧头大想法大盲着眼挡者乱砍 砍个天花乱坠 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曼玉插花 废话谎话自爽自夸兜兜转转空调舒爽 引言引述分析结论重来 So watcha gonna say
今天说你听算是帮你拔了根刺

RAP:君子动口不动手

图片
饶舌歌手唱「我就系diss你,咪再讲三讲四」时,你是否好奇啥是「diss」?在嘻哈文化里,「diss」是为了某一件事或课题,透过饶舌的方式爭执。它像是两个候选人,站在台上各自的位置辩论。 不同的是,「diss」是有节奏和押韵的说话。饶到节骨眼上时,如Tallen以「成日话见首相,咪又系得只讲字」调侃黄明志,听者挠到痒处,笑到合不拢嘴。

只是饶舌在大马未成气候。30岁以上的人,痴望著美国MTV的群乳,以为饶舌歌手就是宽大的衣裤、粗金链和用F字母问候的小子;以为饶舌来到大马主角换了个小混混,除了黄明志,还是黄明志。

因为被黄明志污名了,我们从此错了大马饶舌。

2012年中,大马饶舌歌手合Rap了一首「We Love Fucking Namewee」上载YouTube。15个乾净的男生对著镜头笑呛,不屑黄明志的「污言猥语」。用嘻哈的说法,就是「diss」黄明志和他的粗话。

McBigCow:「远视的人通常都无法近视/远大利益总淹没了所谓的心志/反对的声音听了很不是味道/不要说他人是黑特(hater),无聊的卫道/当面的责备,你则罪怪这些动作背后的心是黑的/也不听劝告/不骂脏话,追隨你的不怕上苍骂/下半辈子子孙中指敬你不怕爸妈吧/希望这所谓的態度不是为了填押韵/就好比所攻击的教育填鸭,逊!/取宠,娱乐圈里数不清有几种/要艺人充当勇士,都还几讽刺/你討厌道理討厌关心你的给你惩治/啊哈,你不过只是「畏」道人士。

Rap的创作模式有別于流行乐,后者写词、作曲、编曲、歌手等,各有专人。饶舌歌手却各自数落批判,音乐的角色反而不重要。而「Freestyle」饶舌,就是歌手在没有准备之下,现场即兴创作。这一点和爵士乐的即兴演奏相似,与其重复詮释他人或自己的作品,演绎Rap和Jazz都需要急智和扎实的基础,无论是形式或內容,才能隨心所欲。

饶舌歌手和爵士乐手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同队伍彼此合作擦出新的火花。比方说「Double Call」的McBigCow和「Dynasty」的Mojo及Noyz合作一首「自我先生」,说自我先生很ego,「结果谁又当了他的hater/因为惧怕別人比他greater/总之其他高见是废的/为了鉴定己见是对的」。歌词具节奏感,唱法有时代感,说的深入社会,表达具有內涵。

身为升斗小民,吾人对饶舌文化情竇初开,全拜饶舌歌手「君子动口不动手」之风所赐,君子说话比评论人呛,道理比博…

同理心

有一种人,通常是华人,出国很麻烦。饿了要吃中餐,所以爱到中港台玩。到了欧美国家,非吃中餐不可。他们声称西餐不是问题,只不过所谓西餐,是麦当劳或KFC类,而非淋上黑醋和橄榄油的沙拉。我把这一种人称为“封闭的华人”。
另一种人,什么都吃。他们出国专挑没吃过的尝,异国的食物,另有一番滋味。这种人容易融入各种社群,感受不同文化,生活精彩,精神饱满。我称之为“开放的人”。
有一天,这两种人到了法国,肚子咕噜噜。第一种人很辛苦,可能要挨饿。第二种人看到冷冻的三文治,买了就填饱肚子,好运的话还可能尝鲜。
还有另一种人,既使没熟食,也能猎松鼠或麻雀温饱。这种人死不去,生命力最强。我唤他为“人”。
第三种人啥都吃,第二种人也许不排斥生食。第一种人只吃中餐。
这三种人可能来自不同的成长环境,因此视野和态度不同。一个固执,一个多元,一个很实际。
要“吃中餐的”理解“吃冰冻三文治的”不难。他可以“明白”及“尊重”对方,但是除非饿到慌了,否则“吃中餐的”绝不愿意吃冰冻三文治,更遑论生食。
当然,我说的不是吃。
比方说,你认为当务之急,是到砂州内陆帮助原住民申请身份证,因为没有身份就无法享有国民的权利,因此被欺负及边缘化。
但是他身为西马人,认为原住民的事不关他的事。即便被告知东马建白象水坝用的是他公积金的钱,他依然选择窝在安全区内,表示民主是自由,自由是选择,而选择相信原住民无可救药,还是别浪费时间和精力在他们身上了。
你对原住民产生同理心,是因你的经历与视野允许你换位思考。他对你没有同理心,所以他选择不苟同你的做法的理由。他对原住民更没有同理心,因为他吃的总是中餐。原住民对他有没有同理心?根本没这个机会和必要。
有一天飞机失事,他不幸迷失森林里,身上还受了伤。原住民把他安顿好,用草药治伤,打鹿喂他吃。他痊愈后突然产生了同理心,因为原住民救了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