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星期一

面子书5月【牛言废语】9条

1.
妈妈教你解读
正确的讯息:
如果写着天晴
记得带伞出去。(2/5/2010)

2.
打嗝如打屁
同样是出气
上下有分别
官宦尽打嗝
屁民只打屁 (4/5/2010)

3.
【何谓言论自由】
言论渍油
言论字犹
言沦自游
阉论自由 (4/5/2010)

4.
【今天不许做的两件事】:
不许吟诗,不许施巫术。
【今天欢迎做的两件事】:
先感谢党,再感谢补选。(14/5/2010)

5.
不谈战争,只谈风月,那就好了。
不谈风月,只谈战争,那就更好。
即谈战争,又谈风月,岂非更好?
风月和战争,本就不该并谈。(17/5/2010看《赤壁》有感)

6.
不管是黑猪还是白猪,能为民服务的就是好猪。(19/5/2010)

7.
每天清晨,杨艾琳会对着镜子,带一丝忧郁,深情地说:
“艾琳,不要忘记你最初的梦想..。”
然后继续鸟人。(19/5/2010)

8.
任何情况之下,都不应该造就一个英雄。这样,立场才站得稳,论点才扎实,任何对抗才不至于沦为任何人的个人武器。(19/5/2010)

9.
快樂不知時光過,寂寞總嫌歲月長(月树的帖子)
月圆不知情意深,树下总觉枯叶涩(我这么回她)
(31/5/2010)

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不剪之夜非剪不可


今晚在雪华堂有个具争议的活动,叫“Tak Nak Potong”。有位爷打趣告诉我,528乃“无恶霸”啊。戏谑之余,接下去的动作想必是扔掉烟头,鞋底狠狠地踹,试图踹碎满烟蒂的无奈愤慨,踹干一把辛酸泪。

南洋商报被马华收购九年了。坐下来喝杯茶,说起以前谁在南洋商报星洲日报写了什么什么,那是一段风光的美好往事,掌声响起。但是这话再说下去,可要找个痰盂挪到桌下,以供应急之用了。

被垄断的媒体不是啥都不说,只不过不是有那句说那句。写作人从此被股沟分成两派,一边臀着主流,另一边臀着非主流。这样的一个新闻媒体背部,看起来,甚至摸起来,都很不和谐。一边臀顶着一团赘肉,压着声音说话,因肥胖撑开来之后才显现的一条条白色的斑纹,怎的恐怖读者看不到的,因为那边臀总是穿着粉红内裤,镶着名牌蕾丝花边,有情有义得随时叫读者感动流泪。

另一边臀比较倒霉,随时等着挨打板子的份。要吗你马上闭嘴,不然就说点好听的。这板刑基本上是用一种犯罪去惩罚说真话的孩子,因为谎话在某个程度上比较实际。偏偏那边臀总有不识相的时候,即便真话往往不利于某官方利益,扎实的肌肉就是不怕凌驾于言论自由权利的板子。

股沟的两边都有自己理直气壮的时候。一边高喊廉价口号,实施“你帮我、我帮你”政策,摆出一副救苦救难“关事因”菩萨的款。大佬,我要搵两餐,揣测是我的座右铭,自我阉割是生活技俩,即使阉割了良心和人性,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谓两不立,则一不可见。一个马来西亚的言论自由,一个股沟两个臀。新闻媒体工作者和写作人,一边似剑,一边似盾。持盾护身挡刀挡剑之外,不表示不能维护言论自由,即使你满腹的屏蔽词不便呕吐,不表示你必须成为谎言的帮凶。持剑的侠客剑拔弩张,实不需鲁莽咄咄逼人。一般读者被屏蔽太久了,侠客只需用剑把帘幕轻轻撩开,那真相对于看客而言是五斗米还是自由的代价,那就要看看客是跪着或者是挺着站了。

有些人把一个528“Tak Nak Potong”的活动说成生死战,似乎主流媒体人出席即使打疫苗针还是会中疟疾。看一场抗议被删剪的演出,并非进酒店开房被摄录,即便如此第二天你还不是大爷一个,更何况现在只是观赏一场文化表演?

(本文刊登于28/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0年5月25日星期二

有事没事就去厕所蹲一蹲

一个初冬的深夜,空旷的垃圾场。明天是丢弃大型梦想的日子。每个人都会到这里来,丢弃自己伤痕累累的梦想。今夜,一个男子来到这里,与他成为棒球选手的梦想诀别。 过了不一会儿,一个老人出现了,“这个看上去还能使”,老人一边将那个梦想装入大口袋,一边朝着驯鹿的耳边喃喃道,“你们说,把这个梦想放在哪个孩子的枕边呢?”

时代巨轮隆隆向前,无论你是否紧跟着科技的步伐,无可否认的是,阅读习惯和方式已经改变了。多年以前,如果你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作者,你的烦恼可能是文章投篮了,或者是得不到出版社的青睐。不能在报章杂志发表的文章,只能在抽屉里独自哭泣。

如今,假设你依然为了同个理由难过,那只是个楚楚可怜的借口,因为科技已发展到你不需要任何权威的认同和欣赏,就可以从你选择的管道发表你的作品,如开个人博客。写诗、写小说,即便自己和自己说相声,甚至抬杠都好,对什么事情都可以发表一点个人看法。不然就似懂非懂,不懂装懂,这样,也足以赢得小众或大众的赞赏,或唾弃。

可是这还不是全部,因为一旦平台变了,写作方式不可能一成不变。当年香港报章吹起小块文章的专栏风时,文章篇幅缩小,语言精简。全拜网络之赐,如今变化更大,主要是因为微型博客的出现。

推特是微博的其中一种,每个帖子只允许填写140个字。以上的推文一共152个字,不过日文原文才135个字。这是日本Discover主办的首届推特超微小说奖得奖作品之一,短小精悍,却引人遐思。

她每周三都会来这所镇上的小邮局。邮局的人管她叫星期三小姐。今天她又如约而至…“对不起,这样写无法投递的”,拿着没有写对方姓名的信封,邮局的小伙子苦笑着抬头看了看她。 只见她微微低着头、抿着嘴,双眸闪烁着热切的目光,紧紧地盯着他。

这个得奖作品一共112个字,日文原文共128个字。从人物、景物、情节,到人物表情、故事曲折、含蓄的情感,皆描绘得淋漓尽致。

以目前的趋势看来,阅读的人口并无减少,而是读者养成了速食阅读习惯,让脑子以e速度接收如洪水猛兽的资讯。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资讯容量的需求,自然而然塑造了新的阅读行为,也导致作者从新的角度去探讨新的文体,言简意赅,同时提供更大的想像空间。

如今,我有事没事就去厕所蹲一蹲,用手机按一小段文字贴上网,创作从来没这么方便和旺盛。若因此得了痔疮,也不过是这么一回事。

(本文刊登于26/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0年5月22日星期六

简单复杂复杂简化

很粗糙的录音,可能还会写多一段吧。


简单复杂复杂简化

你以为欣喜是放下的实凭
原来只是替代的投影
你找不回往日的默契
才知道他一直都不曾离去

你以为消失是最佳的痊愈
原来说服的只是自己
你像孩子一样的聆听
才知道他一直都不曾离去

把简单复杂了
把复杂简化了
想你不想你日子都过得挺好的
把简单复杂了
把复杂简化了
我们不需要解释感觉如何如何

把简单复杂了
把复杂简化了
爱一个人并不一定非哭不可
把简单复杂了
把复杂简化了
我们只是在寻找情感的主人

video

2010年5月21日星期五

一点即兴

video

今早开启笔记本录音,随意弹了一首Never Let Me Go。

2010年5月20日星期四

日子还不是淡定的过

周末来一篇淡定的,如为汗湿的脸洗一把冷水,然后望着镜子里的脸孔,告诉自己世事变幻莫测。可是大佬,日子淡定地过。

具备所谓新闻机智的人,从早到晚沉溺在最新消息里。“机智”英文叫Savvy,是个时髦字眼,有资讯达人的褒义,甚至有洞察力的赞誉。做个Savvy一族,笔记本还不够,上网本随身带,或者一只iPhone、黑莓,布置好天罗地网,推特、面子书、新闻和各种讯息绵绵不断,只要不关机,没有一条讯息不是即时的。可是大佬,日子还是淡定地过。

简单的说,如“你帮我,我帮你”的演说,能有多少人在现场洗耳恭听。但是视频很快就在网上流传,手机一按,精彩的演说大剌剌地呈现在面前。也许你很欣赏很窝心,看了心情愉快一个早上。也许你激动了吐痰了,下流话说了一整个晚上。你好不容易搅乱的情绪,手机、笔记本、上网本关上,大佬,日子还不是淡定地过。

黄义忠和周泽南的两起事件,一个辞职一个革职,新闻自由的锣声敲得忒响亮。有关人士发起的几个快闪行动,来得比闪电还快。一群人起哄示威,时势造英雄。好处是,新闻自由的讯息传达得比快闪还快。可是大佬,闪在一旁的人日子淡定的过。

虽说英雄通常不志在做英雄,只是英雄自己或许没意识到,被推崇为英雄之前,已经具备当英雄的本质,和一点点不自觉的心念。可是英雄不好当啊,英雄和他连带的一切行为,如示威和抗议,没有一个赌注不是押在他身上的。在任何情况之下,牵涉时势的人们都不应该造就一个英雄。唯有这样,立场才能站得住脚,论点才稳重扎实,任何对抗才不至于沦为任何人的个人武器。

可是大佬,即使起哄的人日子淡定的过,英雄的呢?

偏偏世界就是这样运行的,月亮绕着地球,地球绕着太阳。之间的引力作用确保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却互不相撞。纵使有万般力量,千种方向,无数的念头,公转兼自转地想左右你,甚至改变你。你能选择赞同,也能选择否定,你能跟着转,也能脱离太阳系。至于处于事中,或置身事外,俨然是两个不同的景色和角色。

归根究底,几个人能一世愤慨?几个人能壮烈牺牲?几个人能一生战事而不论风月?因为大佬,日子最终还不是要淡定的过。

(本文刊登于21/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即使中年只能是个谜】

在完整的一个下午
眼神和眼神
重叠在一起
左派,不
右派,不
而陌生的四合院里
微笑熟悉了这庭院
像两个孤零零的逃犯
找到歇息的地方
即使中年只能是个谜
谜底,凝视间

2010年5月18日星期二

枪不是抒情而是实体的真


看到一个“真”字,你联想到什么?真实、真相、真理、真金不怕火、真知灼见等等。李书祯说是“十划”,挥指一数,果真是十划。可是,如果你像我一般,爱把事儿往死憋屈里想,“十划”就不止是计算笔划了,而是“实话”的谐音。真,就是说实话。

真言

即使不是佛门子弟,都对观世音菩萨的六字真言“唵嘛呢叭咪吽”略有所闻,据说观音菩萨自己是持此咒成佛的,但是一般俗人都持此咒辟邪。

这周“诗巫”一词热爆点击率,区区一个补选,给人民带来了非一般的意义。人民政客在朝在野,各持各的真言, 有拜金真言,也有派金真言。和朋友嬉闹,从“诗巫”变出一句『勿施巫,吾思悟,无失误,悟时务。』当然,也有建议持此十二字真言,每人念『勿施巫吾思悟无失误悟时务』999遍,不發瘋者或许会中選議員。

结果补选成绩不止应验了真言,更显示诗巫人民关注政治趋势的真实面目,令人万分崇敬。

真心真意

黄朱强接受《光华日报》的访问时指出,“在党内有很大的压力,基于无法接受虚情假意、肮脏政治手段、同僚勾心斗角、小拿破仑现象以及明知道错也不能吭声的限制,既然理念不同便选择离开”。

党啊党,黄朱强去年才加入公正党,你不但没真心真意对他,反而让他觉得你虚情假意。但是根据《独立新闻在线》报道,党却另有说法,认为黄朱强“身为一名领袖的价值和尊严有如他那么低廉吗?一丁点的优惠或恫吓就轻易地让他退党了?他忘了是谁努力奋斗替他提高声誉和名誉而让他赢得旺沙玛朱国会议席吗?”

黄朱强5月14日退党成了悬疑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虚情假意,谁真心真意,毕竟只有党只有黄心知肚明,实在没有什么违心论可言。

真枪实弹

516的夜晚黑压压地盖在大马子民头上,大伙急迫地等待选举消息,心情变得很急躁,神经变得很敏感,一旦有什么意外的消息,大家纷纷猜测,那些林林总总的不干净的事儿,似乎成了子民根深蒂固的想法。

民联胜选后高呼“砂州觉醒的开始”,首相说“选举成绩差别太小,并非决定性的成绩,因此很难说是这个或哪个(结论)”。

真枪实弹非纸上硝烟,承诺可以是一时的,民心却是永久的。真枪装上了空弹,结果只是贻笑大方。516的结论是真的,枪也是真的,子弹当然是真的,接下去就要看拔枪的姿势有没有发哥好看,真枪实弹是否能发挥其改革力量。

(本文刊登于19/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0年5月14日星期五

被禁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

“被禁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此言来自中国博客王小峰的新小说《沿着瞭望台》。小说今年在王小峰的博客连载了好几个月,大概19万字左右,小说主角有鲍勃迪伦、保罗麦卡特尼、罗大佑、邓丽君等,其中一段邓丽君与鲍勃迪伦的对话如下:

『为什么会禁止我的歌曲?』
『不管什么原因,被禁止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

记得当年我写过一首歌给歌手黄德伟唱,为专辑打歌的时候,这首歌被“丽的呼声”禁播。当年“丽的呼声”比电台的影响力还要大,是以订阅形式运作的广播服务。凡是咖啡店、商店或住家几乎都会安装一架“丽的呼声”,媲美当下的Astro。

被禁的那首歌叫作<我已无法忍耐>,至今都不知被禁播的原因。

王小峰的小说题目取自鲍勃迪伦的歌,故事里的邓丽君与鲍勃迪伦,为什么会谈到禁歌呢?这事我是最近在5月8日邓丽君的15周年祭,才有了点头绪。原来小邓的名曲<何日君再来>,60年来一直在中国被禁播,官方认为歌曲违反爱国精神。王小峰说:“甚至,邓丽君这个名字有时候也被忌讳。每次我上广播节目,都会被提醒,谁的名字不能说,永远包括邓丽君。”

感谢盗版盛行,<何日君再来>才得以流传每个角落,盗版版本易名为<何日你再来>或<何日君归来>的都有。通过非正规的管道,禁品找到了出口。“好花不常开/ 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 泪洒相思带/ 今宵离别后/ 何日君再来”。本人从来都不是小邓的粉丝,可是谷歌了歌词,从上面唱到下面,再从下面往上倒唱,始终看不出任何不爱国的迹象。

被禁永远是一种没有授勋仪式的荣誉,表示你说了不能说的,唱了不给唱的,写了不该写的,拍了不许拍的,林林总总的不能不给不许与不该,证明你敢于揭露真相,有勇气对抗制裁。小邓的年代有了盗版,如今非主流管道比主流管道更加强大,网络媒体、博客与P2P下载,已经能再最短的时间,将禁歌、禁文、禁片广为流传。

就如鲍勃迪伦的《沿着嘹望台》所唱:“不可能没有出口,百搭对小偷说/ 太多的困惑,我松懈不来/ 商人,他们喝我的红酒/ 犁人,刨挖我的土地/ 但他们没有一个知道这些的价值所在”。百搭虽然是小丑,却是纸牌里最大的牌,因为它可以随时变成任何一张牌。

(本文刊登于15/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0年5月13日星期四

一个广告算得了什么

我不管世俗如何看我,今日非赞扬首相夫人罗斯玛不可,帮她说句公道话。恕我才情一般,无法创作一首歌曲,来表达我对首先夫人的倾慕,突然想起左小祖咒有一首唱给爱人阿斯玛的情歌,只好委屈一下,我开始了哦:“罗丝玛,你记得吗?但我记得/ 那天的夜晚像今儿的白天一样忽明忽暗/ 你啊从美国回来/ 宣扬你喜欢的Truly Asia/ 你拉着我的手/ 给我讲述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你叫我怎么不气愤,网上一个又一个的报导和评论,都指责首相夫人在纽约时报的广告。首相夫人四月陪首相纳吉走访美国期间,纽约时报刊登欢迎她到访纽约的广告,诺大的两大彩色版是多么光彩的一件事,红紫底色印着尊贵的脸庞,上面写着“欢迎来到纽约”,下面则是“Her Excellency ,Datin Paduka Seri Rosmah Mansor,First Lady of Malaysia”。

据《当今大马》报道,“公正党妇女组主席朱莱达对该课题紧咬不放,再针对该广告经费来源提出质疑。”作为一个大马纳税的国民,我觉得朱莱达你这就不对了,先前你咬住“第一夫人”的称呼不放,现在你居然怀疑起广告经费来源。你说“第一夫人”称号僭越元首后,不礼貌,难道你不觉得美国有第一夫人的荣耀,这点光我们沾不上边吗?首先夫人雍容尔雅,绝对不会有私心僭越元首后。至于“第一夫人”的称呼,我深信她的出发点是振奋民心的,要咱们大马人和美国人平起平坐,他们有第一夫人米歇尔,我们有第一夫人罗斯玛,管他什么必须是共和国、要入住白宫、在政府部门有个职位等等,才可以称呼为“第一夫人”的谬论。

话说在纽约时报登广告,全版价格在58万令吉到74万令吉之间,两版乘二就是1百16万到1百48万之间,不过我相信,买两版一定有特别折扣,即便没折扣,身为一个纳税人,我不得不说这笔钱花得光荣。《当今大马》引述:“纽约时报执行长黛安麦克尔蒂本身确认,该广告是由一家广告公司代表马来西亚政府所订阅,而不是广告当中所列明的各个个人。”

我说啊,对这说词有微词的人,难免太大惊小怪了。无论是首相夫人本身的钱,或者是人民的血汗钱,我们怎么可以为了区区百多万,而斤斤计较呢?首相夫人的荣耀,就是草民的荣耀,更何况夫人她除了随夫出席核安全峰会之外,同时还接受一项US Business Council for International Understanding 颁发给她的“国际和平奖”,虽说不是诺贝尔和平奖,也是个“国际”型的奖项,打个广告公诸于世,着实没什么不妥。

别说我恭维首相夫人,看着她频频遭受围剿,叫我于心不忍啊。

2010年5月11日星期二

你太紧我太大


槟城的“言论广场”引起了大马人民的诸多浪漫遐想,说成言论自由的里程碑没错,但是人民同时也有所保留,什么可以讲?什么不可以讲?到目前为止,还没一个标准说法,亦无明文规定。据《东方日报》引述槟州首长的话:『该州政府只能提供一个地方让民众抒发意见,却无法确保警方不会动手逮捕人。』一个言论自由的里程碑,表面看起来很不自由,因为这表示上台发言的人,随时会犯上“没明文未规定”的政治和宗教禁忌,必须为自己发表的言论承担后果。换句话说,这个人必须很勇,而且不怕死。

经本月4日推介礼后,《当今大马》报导上台勇士有杜乾焕谈“钳制媒体与言论自由的恶法”,巴钦义“告知群众资讯自由法的重要”,威尔逊表示“本身在308时投票支持民联,唯后者上台执政后的表现未达标”,另一名演说者“反对槟州国际会展中心的工程师陈成海,但是痛斥《星报》连续几天(对言论广场)给予负面的报道”。

四位演说者5月9日当天的演讲说明了一件事:民联设立“言论广场”能给大马人民带来什么,暂时还说不准,不过人民能利用广场给言论自由带来什么,才是最重要。

如今到处都是言论,但是没有言论高潮。当言论锁定在社会热门话题时,大部分人会选择靠边站,跟随某个权威,或某个潮流的大旗走。但是,总会有一群人无法把握这个社会热点,然而他们不甘心没有指标,也恐惧没有指标。明知无法主宰社会形势,他们却不愿意被社会形势主宰。

这个时候,就有一方把选择认定的一种想法,不只强加于己,而是强加于人。在一个国情特殊的环境下,言论在某个程度上即使不受禁锢,尺度也不见得宽敞。偏偏公开演说具备操控舆论的功能,却只限于特点人物和场合。

“言论广场”作为言论自由的里程碑没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不自由,可是危机就是“商”机,数学所谓的九被三除的商是三,浅见以为,“术”学的“商”机如此这般:

你选择的话题、演说的技巧、阐释的手段,处理得妥当不止造福人类,还能提供资讯,提高智慧。虽然说执法的一方也许很紧,演讲的题材可能太大,但不表示你就要委曲求全把题材变小,小得它能舒服地容纳你。相反的,你能选择变形、扭捏,或换个角度,从后面、从对面、从反面,总之就是不依赖经典姿势而达到言论高潮。

那个时候,“言论广场”就不止是一个黄色的告示牌了。

注:本文“太紧”一词取自韩寒“太紧”博文,不问自取。

(本文刊登于12/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0年5月6日星期四

大马伪基百科


单字“伪”,无论繁体或简体,掰开两边都是“人”和“为”。“伪”是人为的,引申出伪装、伪善、伪君子等意。荀子的《性恶》论不是说“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吗?那做好人是伪装,做好事是伪善,“伪”很自然地成为社会现象的一部分。

伪天花板

孬事闹心十之八九源自伪事,如举行汤尤杯赛在即的体育馆“伪天花板”掉落,因为真的天花板不该有冬天意境,雪花飘飘一点都不浪漫不合理。天花板不属于自然界的范畴,而是人造的,是人为的工程。“伪天花板”是否意指伪工程,除了明查暗访之外,就不得而知了。

伪权力

在一个法制国家,上帝都没权力开枪。假设有凶徒持巴冷刀当头往上帝身上砍去,上帝才有权力开枪自卫。那么,在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受过专业枪械训练的上帝必须有足够的智慧,射击不致命的部位,让歹徒受伤后,逮捕再绳之以法,而不是想射击那里就射那里,想开多少枪就开多少枪。

这年头死有很多种方法,退车死、掉楼死、扣留死、炸死,总之就不是因天灾而死,都是人为的死,而且都死得很年轻。怪只怪死者不能复活陈述不白之冤,死者家人锥心之痛只能蒙人为之权力和人为之法制昭雪了。

伪新闻

鲁迅的<推背图>一文写:『里巷间有一个笑话:某甲将银子三十两埋在地里面,怕人知道,就在上面竖一块木板,写道:“此地无银三十两。”隔壁的阿二因此却将这掘去了,也怕人发觉,就在木板的那一面添上一句道,“隔壁阿二勿曾偷。”这就是在教人“正面文章反看法”。』 这篇文章后来收入《伪自由书》。

坊间的“倒读报纸快闪行动”,以行动来抗议主流报章颠倒和扭曲新闻真相。但若把“倒读”往肚子里推敲一番,竟能在鸵鸟言论的环境下,推出柳暗花明的“正面文章反看反写法”来。

伪菜鸟

TV2《前线视窗》巴贡水坝专题节目遭勒令停播,节目制作人周泽南对王赛芝4天后尚未交代极为不满,炮轰其工作效率连一名菜鸟记者都不如。菜鸟一词源自军营,军中学长自称老鸟,称呼刚到部队的新兄弟为菜鸟。王赛芝不是昨天刚报到,周泽南可以说王赛芝是黄鹂鸟或布谷鸟,可不能称她为菜鸟,为了避免衍生更多不必要的误会,周泽南你不妨在菜鸟两字前加个伪字。

(本文刊登于7/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0年5月4日星期二

倒读报纸反读新闻


5月3日是新闻自由日,网上有一名叫“螳臂当车的歹徒”的网民认为是“新闻自由?日!”。中国人的愤慨不难理解,根据无疆界记者组织的报告,中国新闻自由去年排名168,在老挝和伊朗之上,在越南和也门之下。

远的不说,就上周中国又一起发生在泰兴的变态凶手幼儿园砍杀儿童事件,新闻被控制了。据当晚推上的消息,被官方禁止探望的父母,都围在医院外高喊口号:“我们要真相,我们要孩子!”

5月1日泰兴市民收到短信:“429案件受伤的29名儿童和3名成人无一人死亡,所有家属都已见到自己受伤的亲人。请广大市民相信政府,不要听信谣言。泰兴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然而,名博客宋石男认为:『一个公信力为负值的政府,自己出面辟谣只能让人倾向于相信谣言。泰兴政府现在最明智的做法,是让亲人见到受伤亲人,再由亲人说出他们所见的一切。这不难办到,但为何不这么做呢?』

我国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根据无疆界记者组织的报告,2009年大马新闻自由度排名131,头顶上的许多名字读得出指不出,如:Tajikistan和Lesotho,连波斯尼亚都名列前茅39。美国“自由之家”发布的新闻自由排名,大马2010年至4月排名141,中国181。新闻自由度分为三个类别,即“自由”,“部分自由”和“不自由”,全球196个国家,大马居然是最低的31%之一,归类为新闻“不自由”的国家。

劳动节前夕,网上传出一个叫“快闪族倒读报纸行动”的消息,抗议主流报章颠倒和扭曲新闻真相。结果劳动节第二天在KLCC阳光广场外喷水池前,约30名参与者完成了十分钟的快闪倒读行动。除了Man in Black黄进发,还有带孩子来参与的安娣。

行动的第二天,此新闻刊登在《东方日报》的MC4版,可是翻遍星洲日报的上下左右角落,除了“激发年轻人创意”的“4分钟街头摇滚”快闪行动,完全没有“倒读报纸”的消息。当然,网上上载的活动相片里,好几张都清清楚楚地显示,快闪族倒读的报纸包括了星洲日报。

其实,目前大部分人民还依赖主流媒体提供新闻和社会讯息,没听过倒读快闪行动不奇怪,不知道国营电视台腰斩了记录巴贡水坝对社会影响的节目,没什么了不起。对这大部分人来说,新闻自由跌板不是股市跌板,即使停板也没什么大不了,甚至有人针对以上排名对我说:『哎哟,比以前好很多了咯。』明显的,眼不见为净,因为粉饰了新闻,不就是太平盛世嘛。

而我,只想对孩子说:“妈妈教你解读/ 正确新闻讯息/ 如果写着天晴/ 记得带伞出去”。

(本文刊登于5/5/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