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掌嘴巴为哪般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然则,老马一思考,全民就发笑。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马哈迪为首相纳吉的“一个大马”设下的定义是:忘记种族背景,操单一语言。乍听之下,说辞似乎不含任何功利目的,但是甭说外国人,单是大马人民看了老马对“一个大马”如此忘我无我的诠释,没有不嗤之以鼻的。

作家米兰昆德拉1985年获耶路撒冷文学奖时,在颁奖典礼上的演说,引用了这句犹太人的谚语“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当他讲解为何上帝会发笑时,他说:“因为人一思索,真理就躲开了他。”在这里,听到上帝的笑声是件好事,表示想像力不受真理控制。这份讲稿后来收集在《小说的艺术》的最后部份,米兰昆德拉认为这是他“对小说与欧洲所作思考的最后句号”。

至于老马的思考本身和老马本身,从来不打算划上句号,若问老马他有完没完,恐怕回答是没完没了。为什么我说老马一思考,全民就发笑呢?因为“忘记种族背景,操单一语言”这话,来自几十年前就著书维护马来人特权,写得句句铿锵有力的那一本《马来人的困境》的作者,你说,老马他自掌嘴巴为哪般?若他以为华美的说辞能蒙小孩,别忘了他挥一挥手,也带不走他和土权的亲密关系。

白天我思考你,黑夜我思考你,思的还是那个你,只是如何把你,思得诗情画意。“忘记种族背景”是忘了我还是忘了你,“操单一语言”是操我的还是操你的。老马批评首相纳吉提倡的“一个大马”概念模糊,但是同样模糊的操哪一种语言,老马他可没有好好说明。害我百思不得其解,莫非他效仿邻国的李光耀李资政,会选择英语作为主要用语?太不能了吧。

这时,我不禁想起米兰昆德拉同一篇讲稿里提及的一个字眼,就是被遗忘的agelaste(英agelast)。据他所说,这词指的是“不快活的人”,意思是说不苟言笑和没幽默感的人,并说明这种人的“残忍”足以影响作家创作,因为他们坚信所有人,都应该一致思考着同样的东西,而这种人往往令身边的人不愉快不和平。

在我看来,幸好大马人民天生就有苦中作乐的本能,即使老马或任何一匹马矫情伪善,甚至出言就有马来短剑的弯曲和锋利,人民知道上帝笑不出声,人民总也代祂笑了,不为什么,纯粹只因为好笑。

(本文刊登于2/12/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日本企业,已经开始要求员工使用英文。 德国学校一早就建立多语使用的教学。

可怜的是,不只是老马“缅怀”马哈迪时代,不少人还有同样的心态。
杨艾琳说…
所以“老”字不是给他乱套的。嘎嘎。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