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尽的完整


是笔在希望中枯竭
是格子放弃了攀爬

批判之声哑然失笑
修辞不再是礼貌

是犀鸟飞起又落下
是风筝断线悬挂枝枒

抒情之意闷不吭声
鸡不哭而鸟不嚎

谁说绝望会开花
谁说反抗是必然

是泛黄的笔记本空白了
写不尽的完整

(2017岁末于江沙)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