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牙行动」的七宗罪


首先,褒奖金马仑「象牙行动」功德两件:一,取缔非法扩展的耕地,实行金马仑绿化计划,种植100万棵树木。

有的菜农评估市价,採取「截长补短」的方法,开发多块耕地以种植不同农作物。比方说,生菜价格不好,就由高价的灯笼椒补不足。鉴於此,白手起家的小农开始扩充菜园,最后成为大园主。

金马仑「居高临下」的大都是大菜园。非政府组织REACH的主席Ramakrishnan Ramasamy认为,菜农在山上过度开发是导致土崩的主因。他表示REACH向有关单位投诉这个环境问题15年了,政府终於採取行动。因此菜农认为他是「象牙行动」的「金手指」。

二是肃贪。走访金马仑菜园,发现所谓的「临时地契」內有玄机。几十年来,土地局及政党在菜农之间,扮演著曖昧的角色。许多农民不懂国语,不通官话,政党就介入充当「中间人」,帮农民「申办」临时地契。这里头涉及缴费、承诺、压力,最后农民手上或有一纸自己看不懂的文件。部分农民表示,这些「文件」在执法人员前来摧毁菜园时,隨身带走了。

Ramakrishnan透露了金马仑官方特殊的运作模式。在这里,土地局的权力最大,即便是警察或军方都得向土地局报告。中央插手,想必是为了打压贪污行为。

事到如今,生活淳朴的小农民,因畏惧而不敢举报涉及贪污的官员,可见「潜规则」已是华社根深蒂固的意识。

虽说功德有两件,然则,「象牙行动」罪有七宗。几十年来,没有地契的农民心里不踏实,要么不敢投资环保农耕,要么就非法扩充菜园。从任何角度看,都没提供农业永续发展的环境。借鉴澳洲的政策,澳洲有两种地契:49年或99年,没有每年更新地契的例子。於是乎,「象牙行动」好比脚痛剁脚,手痛砍手,治標不治本。

澳洲农民Darren表示,这起土地纠纷要是发生在澳洲,政府可能插手,因为只有法庭才有权力判定土地权归谁。美名象牙的无情行动,可谓史无前例。

其次,从口头知会到正式取缔,不过三几天,並没有给予农民充足的时间拆除菜棚及收割作物。

第三,当世界各地粮食短缺,加上国民生活在物价飞涨的水深火热中,此行动却糟蹋蔬菜,岂非暴殄天物?

第四,「象牙行动」的主要对象,本该是不断开垦的大园主,但目前受对付的则是小菜农。虽说行动分阶段进行,但何时才轮到大菜园呢?鉴於此,大园主有充足的时间调配事务,小菜农则措手不及,不得翻身。

第五,问及金马仑过度的建筑发展,尤其是高级公寓,是不是导致土崩的其中一个原因?REACH曾否向有关部门投诉?Ramakrishnan表示同意,但因为涉及「大笔钱」(bigmoney),所以「状告无门」。想不到,欺善怕恶竟然是选择开刀对象的考虑范围之一。

第六,「象牙行动」没有周全的政策,取缔的同时,安排妥当而不加剧民生问题,拨出符合环保条件的土地供农民购买,发放合理的贷款,確保耕者有其地。

最后,行动有选择性取缔之嫌。据知,有的农民善於沟通,获得执法人员宽容。老实不滑头的,菜园不但被摧残,农寮还遭烧燬。

「象牙行动」的两件功德,未必能改善环境、杜绝贪污,因为这需要长远的计划和监督,偏偏这是马国政府的行政弱点。但可以肯定的是,七宗罪造成了无数的农民失业,最后將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不可不慎。

(本文刊登于2015年劳动节《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