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的那些事

让我从第一次世界大战说起。战后,贏家在法国开会分战利品。法国获得敘利亚,刮一部分建立黎巴嫩,给保马龙派教徒(天主教教派)。英国获得大部分中东区域,刮出一大块,建立伊拉克,让费萨尔(Faisal)称王。 但费萨尔的哥哥不爽,英国又刮一块给哥哥阿杜拉(Abdullah),成立了约旦。糟了,他俩的老子啥都没分到,于是率兵攻打麦加,最后IbnSaud佔领了约八成阿拉伯土地,称之为沙地阿拉伯。老欧不敢怎样,因为他们欠这老头人情债。

因为老欧,有了伊拉克、约旦、黎巴嫩、沙地阿拉伯这些国家。但最难搞的,还是巴勒斯坦。巴勒斯坦的主人该是犹太人或阿拉伯人?老欧不敢碰这块烫手山芋。

二战纳粹反犹

犹太人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反犹,意大利人、法国人、波兰人、东欧人、英国人、西班牙人、比利时人都和反犹撇不开关係。倖存的犹太难民无处可逃,唯一去处只有巴勒斯坦。远在2000年前,犹太人的祖先曾在这块土地上生活,后来散居各地。于是他们回到这里买地,重建家园。

阿拉伯人说,他们在巴勒斯坦住了几世纪,占90%人口比例。一战后,欧洲移民涌进来。犹太人口激增。1945年,犹太人口比例几乎相等于阿拉伯人。阿拉伯人认为他们被殖民了,因此引起了暴动。

1946年,犹太组织哈加纳(Haganah)轰炸耶路撒冷的一间酒店,91名平民丧生。显然,犹太人到巴勒斯坦不是寻求庇护,而是索回「国土」的所有权。

二战后,美国设立联合国为和平机制。1947年,联合国像处理小孩的纠纷一样,把巴勒斯坦一分为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除了耶路撒冷归联合国管理。

无论谁对谁错,今后握手言和就是。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个安排挺好的,但阿拉伯人无法苟同,认为老欧驱赶犹太人,牺牲的確是阿拉伯人的土地!

1948年,犹太人宣佈成立以色列,阿拉伯人隨即三面夹攻,没料到以色列却反败为胜。巴勒斯坦失去了部分领土,阿拉伯难民从此聚集在西岸区。

埃及军官纳赛尔把1948年的失败,怪罪在国王身上,于是军阀开战,推翻君主政体,建立了共和国。正逢冷战,为了驱赶英国人,纳赛尔向美国求助。美国拒绝了纳赛尔,但苏联伸出援手,供应军器,逼得美国不得不正视埃及。美国试图游说埃及,帮它建一个灌溉农地、生產电力的巨型水坝。

这是世俗伊斯兰的宏愿啊!但是合约里有一条「允许美军基地进驻」,是纳赛尔不能接受的。于是精明的纳赛尔把焦点转移到苏伊士运河,领军佔领了这条帮老欧每年赚取9000万的运河。

穆斯林的圣战

英国及法国暴跳如雷,计划轰炸埃及首都开罗。但美国提醒老欧,冷战期间,莫非你们想把中东双手奉送给苏联?把运河让给纳赛尔吧。

于是纳赛尔建大坝,作风越来越西化,势力越来越强大。「穆斯林兄弟会」看在眼里不是滋味,领导人赛义德库特布提倡回归原汁原味的伊斯兰传统。纳赛尔把他囚禁,结果铸成大错。赛义德库特布在狱中写了完成著作《里程碑》,召唤穆斯林履行圣战的任务,不单是对非穆斯林,也针对与非穆斯林勾结的穆斯林。

「穆斯林兄弟会」向埃及、敘利亚、伊拉克、约旦和黎巴嫩宣战。穆斯林內部纠纷多年,一直到1967年引发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六日战爭」。6月5日,以色列同时突击埃及、约旦及敘利亚三国。六天之內,以色列佔领了联合国规划给巴勒斯坦领土。

纳赛尔失去了领导势力,实际上,「六日战爭」击败的,更是世俗伊斯兰的「西化」势力。巴勒斯坦人从此只能靠自己了。

这时,阿拉法特担起重任,成立「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另一厢,新兴的「復兴社会党」(Ba'athSocialistParty)主张「一个国家!我们的国家要发展工厂、工业及炸弹!」。同时,「瓦哈比派」(原教旨主义伊斯兰逊尼派支脉)在沙地阿拉伯称霸,资助不少传教工作,建清真寺和宗教学校,在贫穷穆斯林群体里,很受欢迎。

这时候,我们不能不谈中东的石油。1901年,英国佬在伊朗检测到石油,于是向国王买下伊朗石油勘探权。对我们来说,国王这么做简直就是出卖国家资產。但是当时的伊斯兰国家趋向世俗化,而对抗传统,世俗化的卖点就是「发展」。发展需要资金,石油对伊朗的用处不大,至少没有烟草大,因此售卖石油勘探权是有必要的。但是一战后,大家的看法就不同了:谁拥有最多石油,谁就是世界的老大。欧美对中东的石油垂涎何止三尺。

石油引发的衝突

二战后,伊朗首相摩萨台取消与英国石油(British Petroleum,BP)的契约,美国大怒,于是派中央情报员资助的军队到伊朗大屠杀,然后扶正傀儡为王,从此管理伊朗石油事务。与此同时,美国与苏联对阿富汗、中亚及北非的石油,还有约65%全球石油供应的波斯湾,虎视眈眈。

各位看官,画面越来越清晰了吧?1967年后,以色列依赖美国供应军火。海湾战爭,经济制裁,伊拉克在没有医药的情况之下,丧失超过20-50万名小孩的生命。各种伊斯兰地下反抗势力崛起,包括「圣战者」(Mujahedeen)和哈马斯。

塔利班的背后有富裕的瓦哈比派资助,911后的事我也不必多说了。伊斯兰界对西方的反感,不是宗教那么简单。很久以前,伊斯兰国家在自己的土地內斗,他们只有宗教派別纠纷,没有太大的野心。但是石油改变了一切,当初伊斯兰国家的短视,欧美的远见,大国博弈,剑拔弩张。以巴衝突,何止是以巴的事啊。
(本文刊登于1/8/2014《东方日报》民家)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