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不要大惊小怪


看电影《The Impossible》看到半途,两口子从电影院逃出来,一男一女岔进两间厕所,登时就呕吐起来。疑为视觉听觉感官中毒,吐毕微晕,一时间缓不过气,脸色苍白。电影故事情节並不精彩,海啸大浪冲黑了银幕,大小主角从水中再次探出头来时,没有绿色英雄写真的我战胜了一切的画面,也没有盛会集体衝浪过后的征服神山美好感觉。 不,都没有,画面是赤裸裸兼血淋淋的肢体,拖曳在人类消耗过的地球表面。衝上云霄跌入谷底后,剩下的是光禿禿的残骸,和縈迴不散的惨痛嘶喊。

《The Impossible》,真的不可能,不可能看完整部片子。故事老套,免去了迂迴曲折的故事结构。既然人已经习惯了暴力,索性径情直遂地曝露残肢断臂,海啸过后还能怎样,主角呕吐了血液,再加一些固体状物隨之开闸泄洪。

那是肠吗?不用在乎,最重要的还是中文片名翻成《海啸奇跡》,可谓神来之笔。人类除了期许奇跡,实在不需要再做些什么了。英雄主角英勇寻妻觅子,穿插几幕血上溅血,疤上烙疤,废墟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观眾涕泪涟洏,被温馨的煽情俘虏住。若此时此刻观眾在银幕里,那肯定是iPad、Galaxy Note、Nexus 10的卡塔卡塔触屏,还可办个摄影展什么的,把英雄推到高峰旗帜飘扬。这时,大家的平板电脑没有纍纍血跡,只有绿意盎然,这是多么便利的美好感觉,谁还记得银幕的配角和他们残肢断臂。

但是看到半途,我们吐了。银幕上的灾难片和现实中的灾难,都需要英雄,即便你知道是假的,你选择不要面对,因为真相是多么的扫兴啊。但是我们吐了,我们很难再为春天动情,因为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场低血压后,安排好要死的人,都会死。

本地电影网站给《The Impossible》打了4个半星星,称它为「visually fantastic story」。评论表示,「即便是对陌生人,人类在灾难期间依然不乏同情心、勇气与爱,《海啸奇跡》真是鼓舞人心啊。」

主角很满意,近日表现平庸的伊万迈克格雷戈浑身解数,贩卖大梦与大爱。在这娱乐化的时代,只要观眾欢喜,老板满意,咚咚鏘、咚咚鏘,生意兴隆好过年,你们嚷的,不要大惊小怪了。

(本文刊登于6/2/2013《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

平凡人护平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