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0日星期二

话藏玄机道江湖


首相慷慨拨款500万给华总大厦兴建基金,款项发放时间拿捏精准,明年先得一半,后年再领另外一半。大厦预计两年后竣工,方天兴在奠基礼上,邀请首相届时前来主持开幕仪式。据《东方日报》报道,首相说:『我非常乐意再来,唯一的问题,我们必须先克服一个小小的挑战。如果你们要我再来,就做好你们那部分的工作。』

《光华日报》报道这则新闻时,引用了“个中意思,任君想像”八个字,话中玄机,不言而喻。“做好你们那部分的工作”这话,与去年首相拨款1800万令吉给诗巫区内华小、独中及教会学校时所说的一句话,有雷同之处。

当时首相会见1千名华小和独中董事及教师,发表了“我帮你,你帮我”的一番言论,导致民间议论纷纷。事后,黄和联要求首相说明这项言论是否违规,首相书面回答,任何在选举期间批准的计划和承诺,都不属于贪污行为或行贿,因为“它是涉及公共利益,而非特定的个人利益”。

首相话藏玄机,是因为他深谙说话的艺术。林语堂著书讲解说话的艺术,开卷就道:『说话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我们天天都在说话,并且不见得我们是会说话的。我们说了一辈子的话,试问有几句话是说得特别好的?我们对人家说话,是不是每一句都能使人家心服?我们对人家办交涉,是不是自己能够完全占得了胜利?辩士的舌锋三寸不烂之舌这种赞词,完全是对于说话的人的称赞。然而,我们的说话,是不是句句都能获得这种称誉?照这样看来,就可以知道我们的说话,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若以林语堂大师的说话艺术标准来核对“做好你们那部分的工作”一言,得出的结论大致如下:

首相对人家说话,是不是每一句都能使人家心服?- 勾;
首相对人家办交涉,是不是自己能够完全占得了胜利?- 勾;
首相的说话,是不是句句都能获得辩士的舌锋三寸不烂之舌的称誉?- 勾。

政场如商场,一切皆买卖。有了公共利益,就少不了个人利益。这用不着张良与增的韬略,理由很简单,只稍话藏玄机,江湖间没有听不懂的道理。难怪古人说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丧邦,不需要谈什么“风骨”,这就是政治游戏。

(本文刊登于21/12/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恋爱上下联


我以前有个朋友,有学识有事业,有房还有车,就是找不到对象,她的说法是“没有人对得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不再青枝绿叶,开始觉得像她这样的一个女子,没有爱情实在没有道理。于是她开始迷信,找相命佬算命,相命佬说年中朝南或有姻缘,她就安排几天到新加坡休息。算命佬说真命天子在西域,她就飞往欧洲等他。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终于如愿以偿。他长得还算清爽,而且年纪比她小几年,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弥补了多年的挫折感。她在同事面前挺高了胸,大言不惭地炫耀年纪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她深信这就是她久等的精彩恋情。

事实上,男的煮了饭邀她上去吃,她想到哪他都乐意载她,但是不曾说过他爱她,没尝试亲她,没牵过手,甚至没碰过她的指头。过了一段日子,她开始怀疑她所谓的恋情是虚或实,为什么别人衣服穿在身上很暖和,她的穿了还是那么冷。可惜,她没有参照的资料,不知道恋爱的标准是什么。自从她认识了他,她的女友们都以为她尘埃落定了,可是有一天,她公告天下,那个男的是gay

这下可好了,幸福圆满泡汤,女友们纷纷为她打抱不平,怎么糊里糊涂地给个同性恋的蒙了。她一脸愤慨,理直气壮,说和他同住的男友一定是他的男友,发誓一辈子也不想见他了。多年以后,她的密友才透露,原来当年她不敢主动向男的表露心意,但是又说不清男的是否有意,于是请这位密友帮她写了封电邮给他,希望问个明白。

根据庫伯勒-羅絲模型(Kübler-Ross model,人一旦受到重大的打击,势必经历“哀伤的五个阶段”,而第一个阶段就是“否认”。她拒绝接受一直来都是一厢情愿,加上已向全世界宣布爱人是他,一时间扯不下脸皮。于是为了残忍的事实,与其独自面对暗淡的黄昏,她进入第二个阶段 --“愤怒”。她帮自己找到一个理由,为什么这个男人不爱她。算他倒霉,让外地的好友住进自己的家,结果好友变成了最便利的替死鬼,顺理成章地成为她臆造的同性恋对象。

既然他是同性恋者,表示问题不出在她身上。如此一来,她可以继续说服自己:『没有人对得上。』我不知道她现在是否还在“抑郁“的阶段,如果始终无法进入最后一个“接受”的阶段,恐怕她永远是上联,等不到下联。

(本文刊登于《HQ》两性专栏)

2011年12月13日星期二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鬼


有位兄长老早就告诉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他可忘了告诉我,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国、为民、为党、为团体、为员工、为朋友,说开了,很多时候不过是为己。但是“为己”是人话不是官话,是没去过韩国整容的话,说出口不够体面。

因此,许多人以“为XX”的名誉蒙蔽别人,同时说服自己,他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XX,真实不虚。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自欺欺人,是人是鬼,一时也说不清。

最近看电影《Made in Dagenham》,讲述1968年英国福特汽车公司的工厂女工走上街头,抗议性别歧视,要求和男性员工同工同酬。女主角因领导运动事务繁忙,于是家务必须由丈夫分担。她说,你们男人示威的时候,我们女人都在背后支持你们。现在我们示威,希望你们能一样地支持我们。有一幕,女主角拿着示威牌子出门,她的丈夫把她揽住,说这样的日子他不能过下去了。他说,要的话,他早都和别的女人上床了,她都未必知道。女主角当时直视他说,你这样就成了圣人吗?那不是你施舍的恩典,那是我的权利!

“为了你,我必须牺牲”是两性之间常听到的话。表面上听来是人话,实际上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化身的鬼话。“为了你,我必须牺牲”也是政场上的官话,为了人民,政府已经补贴了多少年多少钱的XXX,却忘了所谓的多少钱不就是人民多少年的血汗。你说是官话,还是鬼话?

卡巴星和拉玛沙米的“军阀与教父论”之战,有者说非印裔领袖之战那么简单,不排除另有人欲趁机削弱某方的势力,为了清除一头猛虎而坐视不理。有江湖的地方就有鬼,甭说党为了谁,甭问为啥加入党,所有的风风雨雨,到头来恐怕不是为了人民。谁能排除,没有更外围的力量在捣蛋?谁能说,“钱”和“权”不能使鬼推磨?谁又能说,人民的拥趸还不是为了自己?

有种学说如此阐释,“为己”得以维持自然与社会次序,因为“我”为了“我”而努力把“我”做好,社会才有进步。“为己”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伪君子偏偏不要承认他“为己”,才造就了今天为善为正义的伪君子。无论是爱人或政客也好,别为“为己”羞愧,只要你奉持“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之戒,坦坦荡荡地说一句“都是为了我”又何妨?好过当一只江湖的鬼啦。

(本文刊登于14/12/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我差点看到了个性



广告板打着《福尔摩斯》电影广告,两个明星我认得一个,另一个原来是大名鼎鼎的Jude Law。我自认健忘,但是选择性的,而且是潜意识选择性。一般上公认的帅哥我都记不起来,比方说Hugh Jackman。后来想想,不是我对帅哥有抗拒的本能,而是某些人五官很完美,就是缺乏个性。

最近看《50/50》,偏偏对软塌塌的男主角印象深刻。我知道我没资格说帅哥怎样怎样,但是个性不是一个模板,而是累积多年的修养。他不一定要思想、道德、政治正确,有时他可能很糟很坏很烂很脏,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虚有其表的空壳,拥有独特的想法和艺术品味。最终这一切会反映在他的身上,这个人就是一本百读不厌的书。

周游列国的朋友也许和我有同感,一个令你印象深刻、流连忘返的地方,总是充满了岁月的痕迹。交通拥挤的罗马大道中央竖立的古老雕像会说故事,横竖穿越小巷的脏有了年纪, 擦身而过的妓女身上散发着古罗马的气息。布拉格的人穿著时髦,但车子碾过的依然是鹅卵石铺着的街道。在布拉格照相会很彷徨,因为不知道到底拍那一个角度好,只要站在一个点上360度转着连拍,都不会拍到难看的一张。

这些城市经年累月塑造了特色,并保存令他们自豪的遗产。这种特色并不一定含民族性,很多时候它综合了各阶层和源流的色彩,调成一种独特的颜色。你会发现,有味道的城市,它的市民喝杯咖啡、种一盆花、门上漆的颜色,都特别好看。因为他们生活在具有个性的城市,因此个性已经是他们与生俱来的本能。

那天早上我走过苏丹街,除了老建筑之外,还有一行后巷的妓院,每个楼梯口坐着一个腐朽的男人。外劳交易旧货的地摊摆着一个比人还大的圣诞老人,包在透明的塑胶袋里。今天早上我站在巴生河旁,看到印度签证中心的门打开,走出一个赤脚围纱笼的印度人。抬起头,老建筑顶端的各形状在蓝色的天空下构成抽象画。

我差点看到了个性。但是,令乘客晕眩的5个或更多巴生终站,和自诩如何纾缓交通的捷运发展,糟蹋的不只是老建筑,而是一个一种生活方式和几种行业,还有一个面目越来越模糊的个性。如果所谓的发展把“差点”弄得“更差一点”,那我想是时候除掉有法律意识的流氓了。

(本文刊登于9/12/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