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中飘荡的白痴

鲍勃迪伦刚在北京的工人体育馆举行了一场演出,虽然我不是他的忠实粉丝,但是我想,如果我人在北京,又有人能帮我弄一张票的话,我也会去看他。这是我第二次写鲍勃迪伦,第一次是两年前他出圣诞专辑时,我说他被驯化和收编了,感觉鲍勃迪伦暖洋洋地躺在青青草地上,没有永久的勃起,唯有性交后的慵懒。我甚至很残忍地形容听他唱圣诞歌曲,只能想像他抖动一身点缀圣诞树的小精品,努力地取悦馀留下来的零星听众。

这回鲍勃迪伦在中国搞演唱会,体育馆坐满了5千人,买票去看他的不止是老歌迷,还有kiasu的人。鲍勃迪伦把60年代的自由理念带入中国的专制社会,本来是个大家期盼的文化冲击,但是,根据Maureen Dowd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Blowin’ In The Idiot Wind】指出,鲍勃迪伦自愿接受北京官方审查,为了卷钱不惜阉割自己的抗议名曲,如【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Hurricane】、【Blowin’ in the Wind】和【Master of War】。

Maureen Dowd不单是因为鲍勃自宫曲目而愤怒,她对鲍勃迪伦在北京几千观众面前,没有谴责中国官方扣押艾未未,没有趁机会为人权说几句话,十分不满。文章结尾Maureen引【Master of War】的一段歌词:“I think you will find/ When your death takes its toll/ All the money you made/ Will never buy back your soul。”言外之意表示鲍勃迪伦如今乐意为钱出卖灵魂。

《The New Yorker》的音乐专栏作家Alex Ross写了篇回应文章【Dylan In China】,他不认同Maureen Dowd指责鲍勃迪伦的曲目经过审查,但是同时链接了一封“中国人民共和国文化部”致“北京市文化部”的信函,信上说明“请严格按照审定的节目内容进行演出,并按《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组织演出活动。请你局做好监督检查工作。”这样自打嘴巴的链接,未免令人啼笑皆非。

她并举例2008年Björk在上海演唱,演完【Declare Independence】时突然高喊“Tibet! Tibet!”,Alex 认为此举虽然很英勇,却造成了令人严重的伤害,导致上海有段时期禁止外国人办演唱会。Alex和许多自圆其说的人一样,因恐惧而妥协在专制政权之下。

我们不能对老人太苛刻,也不能对艺人要求过高。过了今年5月24日,鲍勃迪伦就是七旬的老头儿了。虽然60年代他呼风唤雨,如今恐怕只能坐看云卷云舒,趁还有一口气找点零钱买酒解渴。至于年轻的艺人嘛,继续在无知的风中飘荡,老了就不会有人奢望你,除了娱乐之外对国家政局有一定的敏感度了。

(本文刊登于28/4/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什么歌代表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