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卖古迹是门好生意

“谢谢你的支持!你也相信文物保护吗?” 一名“拯救维韦卡南达修道院行动委员会”(Save Vivekananda Ashram Brickfields Action Committee)的成员问我。当时,我大可握紧拳头,大声说“是啊”,但我不假思索地答他:“也未必…” ,他不懂怎么反应,默默地走开了。

“也未必” 是由衷之言,不过先让我交代来龙去脉。

站在110年历史的建筑前,印度哲学家Swami Vivekananda的铜像矗立在我身后,我和其他人站在路旁,高举字牌要求信托人撤回反对修道院被列为国家遗址。

别怀疑,我没写错,你也没误读。旅游和文化部长纳兹里(Mohamed Nazri Abdul Aziz)已经放话,表示百年历史的维韦卡南达修道院与周遭土地,都应该被保留为第一级别文化遗产。纳兹里也签署了“拯救维韦卡南达修道院请愿书”,支持保留古迹的立场分明。

但是为何“维韦卡南达修道院信托人”(Vivekananda Ashram Trustees)修道院被列为遗址呢?

原来信托人要发展这个地段,兴建高23层的公寓。

在当地居民及众多人的反对之下,信托人宁愿放弃百年遗址,也要建个公寓,这算是什么道理呢?

信托人的理由是,信托局需资助四间学校,严重缺乏资金。信托人表示发展归发展,他们会保住修道院及维韦卡南达的雕像。环顾四周,这是不可能的事,亚洲学院创办人拉惹星汉(Raja Singham)说,这等于在泰姬陵前建造了一座20层高楼。

Jayanath先生曾经是该修道院协会会员,和他绕着修道院散步,Jayanath先生说起童年往事。曾经,十五碑住的都是穷人家。孩子没有一个好去处。维韦卡南达修道院有个通风的礼堂,楼上是个图书馆,这里就成为大家读书、做功课、休息、玩耍的好地方。

当时烈日当空,我们站在礼堂外,阵阵凉意却令我十分平静。我曾在礼堂里练了几年瑜伽,没有空调的环境下,礼堂无比通风凉快。所以我可以想象Jayanath先生说的童年,明白修道院何以是社区的聚集中心。

Jayanath先生带我绕到礼堂后面,另一栋建筑曾经是宿舍,方便外地园丘工人的孩子来吉隆坡念中六或大学时,有个栖息的地方。在一旁是音乐中心,我练瑜伽时曾经在这里观赏印裔女孩学习传统舞蹈,令人振奋的节奏及动人的舞姿,影响我此后对印度文化抱着热诚。

这里办的活动,都由义务人士提供,即使收费,也非常低,纯粹为了维持日常开销。Jayanath先生最难忘的是修道院邀请各地的哲学家讲解宗教哲学,使他一生受益无穷。

我问Jayanath先生何以信托人能违背受委托的意愿?他说,十五碑的孩子长大后,许多都成了协会的会员。这个协会是以“公司”的名誉注册,以会员费维持修道院的各种活动。

年复一年,十五碑的居民渐渐搬离,早期的主席不厌其烦地到八打灵及梳邦各地,向会员征收会员费,以维持修道院的活动。但是自从他离开后,新的“信托人”不积极,大家因日常事务繁忙,逐渐忘了缴费这回事,结果会员资格被取消了。

有者怀疑,接管的“信托人”趁机取消这些会员的资格,最后剩下约50多名“自己人”。后来,许多资格被取消的会员重新申请成为会员,却遭“信托人”拒绝。

10年前信托人试图出售修道院这地段,但因民众的反对无法得逞之下,10年后再次提出发展计划,可谓不到黄河见不到“水”,心不死啊!

“信托人”不都是十五碑的孩子吗?修道院不也孕育了他们吗?这些疑惑除了往“钱”那边想之外,都无法得以解释。
4月5日,SVABAC及支持拯救修道院的各界人士在修道院前举行了一场和平集会。也就是这一天,对于是否支持文物保护,我回答了“也未必”。

对我而言,站在巫裔群众里要求信托人撤回反对修道院被列为国家遗址,说是保护文物,不尽其然。物,是没有感情的。和修道院周围冷酷的高楼一样,拆了,可以再建。但是随“物”走过的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是无法被替代的。即使城市多繁华、人民多富裕都好,删掉了遗址,就等于删掉历史。记忆令“人” 之所以和 “物” 有别的唯一一样东西:“情”。

纳兹里已表明立场,他也表示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有权力停止任何工程。

球踢到东姑安南脚下。怎么接,就要看他对民间有情,还是权贵有情了。

图: Leerang Bato

(本文载于《Cari专栏》【凭窗下望】)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阿姨,都过时了

美与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