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包与枪


贝鲁特有间快餐厅,取了个惊人的店名,Guns and Buns Café。店外叠着一排米袋街垒,店里以战争为设计主题。子弹型的菜单上印着武器图片,提供的食品有“B52”, “Magnum 357”, 还有“恐怖分子三文治”。待者穿军装戴军人头盔,背景播放直升机声和此起彼落的枪声炸弹声。更讽刺的是卖的是美国人的汉堡包薯条和汽水。店主的黑色幽默并不触怒黎巴嫩人,战争已变成文化的一部分。曾经有个贝鲁特人说,2006与以色列冲突时,某些区域沉浸在喜庆的气氛里,当邻近的地区被轰炸。

人间悲剧突破了感官知性的界阈,导致对外界事物和自己生命的麻木。能淡然看待沉重的议题,麻木的时候,自嘲便成为一种艺术。

《听见天堂》Red Like The Sky,是根据意大利有名的音响剪接师Mirco Mencacci生平改编的电影。米可小时侯因一场意外导致失明,终身活在黑暗中。他寄宿宗教视障学校,与失明即失去希望这约定俗成的观念对抗,凭着他对声音敏锐的天赋,用一台收音机录制自然界的声音,和一班小朋友自制广播剧。视障校长不鼓励他,惶恐现有的体制遭破坏。电影里有一幕,支持他的老师郁闷的问老校工:这间学校对你是什么意义?校工答:说出自己感受是重要的,即使别人听了不高兴,也不要自己终身遗憾。于是老师不顾重重障碍,为孩子们办一场有故事有声音的演出,观众在笑声和泪眼中“听”到了电影。米可最后成为出色的音效师。

在黑暗的世界里,米可与他的朋友听觉变得敏感,听得见自然界的美。他们坚持心中的信念而推翻宿命论,因而创造自己的未来。

宿命令人绝望,如树上的乌鸦丫丫嘲弄着树下飞不起的蚂蚁,辛辛苦苦爬到树上却给一个指头捻死了。天天扎针打胰岛素的患者,打得没痛觉了,像吃早餐,吃午餐,吃晚餐。宿命到可以反回来自嘲的,已经超越界阈。佛教讲因果论,恰恰相反。如是因生如是果。开车半路爆胎,宿命论者只好坐在路旁,命运注定去不成了。因果论者下车换后备轮胎,发现后备轮胎缺汽,警惕自己下回要添汽再出发,暂时用着直到找到维修站。

命运操控在手中,约定俗成的规范也可违反。环境造成的麻木不仁,会令人框在舒适地区的框框里。如果人生如米兰.昆德拉所说的人只活一次的话,活得轻如大气,轻得无法承受。与其活在习惯的区域,为何不突破界阈,承受负担,冲击生命的平庸?

Clodplay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