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看看《Blue in Green》怎样变魔术

图片
听爵士有不同层次的听法,好像看魔术表演一样。 乍听就像在台下看魔术师变魔术,惊讶佩服,却不知魔术是怎么变的。 仔细听就好像让你上台看个究竟,看到一点玄机,但还不能掌握戏法是怎么变的。 分析得再深入一点,相等于当上魔术师的副手,帮他铺陈各种障眼的道具,参与了奇幻的经历,明白其中的道理。 现在让我们看看,经典名曲《 Blue in Green 》的魔术是怎么变的。 一般爵士经典曲子的形式,都是 8 小节、 12 小节或 16 小节为一段。 4 个小节的乐句最普遍,因此 8 、 12 和 16 都是由 4 小节构成的方整乐句,听起来平衡对称。 但是《 Blue in Green 》不一般,它只有 10 个小节。聆听旋律,会发现两个 4 小节的乐句后,最后 2 个小节似乎未能结束。 Miles Davis 吹奏一遍旋律后, Bill Evans 接着玩 10 个小节( 1:45 ),因此很顺畅地延续下去,未能结束的又有了新的开始,生生不息。 有趣的是,这时 Bill Evans 把 10 个小节的乐段,变成了 5 个小节。他是怎么做的呢?他把和弦节奏加倍地演奏,把一个四拍的和弦,缩成两拍演奏。换句话说,原本的两个小节有两个和弦,现在这两个和弦长度缩短一半,一小节就容纳了两个和弦。 Miles Davis 玩的主旋律和弦 (0:19-0:35) : Bill Evans 的和弦( 1:45-1:53) : 这么一来, Bill Evans 把整首曲子的和弦玩了 2 遍,但长度不变,一样 10 个小节。但是因为和弦节奏加倍了,和弦在更短的时间内改变,造成迫切的心情。 John Coltrane 接着延续 Bill Evans 的和弦节奏, solo 了 10 个小节( 2:27 ),共两个 chorus 的 solo 。 Coltrane 抒情的 solo 委婉动听,夹在两个钢琴的乐段之间,更凸显了阳刚的 Coltrane 内心柔情的一面。 接着 Bill Evans 的变化更神奇了。如果未经细心分析,听众或许会感受到,他的演奏比之前到迫切更为迫切,但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其实, Bill Evans 除了延续之前加倍的和弦节奏之外,更把速度加倍了,也就是 double time 。 打个比方, 原本有四个小节,因和弦节奏(

爵士乐队不能没有的配角:Wynton Kelly

图片
  有的人适合当主角,有的则适合当配角。 Wynton Kelly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当然,他不是演员,而是一名出色的钢琴手。只是他自己组成的 Wynton Kelly Trio ,表现远远比不上他当 sideman 的水准。他未必是出色的主角,但肯定是杰出的配角。 Miles Davis 在他的自传《 Miles: The Authobiography 》 里叙述录制《 Kind of Blue 》那一篇写道,什么都难不倒 Wynton Kelly ,他的风格处于 Red Garland 与 Bill Evans 之间, Miles 说: “ He could play behind a soloist like a motherfucker, man. ” 所谓 “play behind a soloist” ,就是其他乐手即兴演奏( solo )的时候,他 comp 。 Comping 和古典乐及流行乐的伴奏不一样。虽说流行乐伴奏也不是跟着写好的谱弹奏,但是爵士乐手除了熟悉歌曲的和弦流程( chord progression )之外,他的和弦声位 ( chord voicing )选择建立在 soloist 的即兴演奏旋律,换句话说,乐手练好各种和弦声位,但在 comping 时,选择是即兴的。 更重要的是, comping 的节奏不容易掌握。它没有一定的模式( pattern ),相同的,它也是建立在 soloist 的旋律和节奏上。除了提供和弦,它还需要在适当的地方衬托 soloist 。有的时候,它加强某个拍子,有时则填补空间。有时它和 soloist 的旋律及节奏制造冲突,有时则同声同气,节奏一致。 这一切都在瞬间发生,呼应与乐手之间的灵犀,只能意会,不可言喻。 我们听听 1960 年 Blue Mitchell 的专辑《 Blue’s Moods 》里的一首曲子《 I’ll Close My Eyes 》。 0:50 开始 Blue Mitchell 开始 solo ,以下是 16 个小节 Wynton Kelly 的 comping 节奏: (视频一) Wynton Kelly 除了 comp 得好之外,他的 solo 更是活泼生动,听了朗朗上口。从视频 2:45 开始听,也许你会像我一样,感叹人生无常,这样一个

Melody Gardot嗯嗯我就醉了

图片
  就在我打算放弃听现代爵士歌手时,我听到了 Melody Gardot 。 以往听过,却未曾专心听。但新专辑《 Entre eux deux 》听了就放不下了。没有复杂的编曲,一把好嗓子和一架钢琴,就够了。通常 Melody 会自弹自唱,这张专辑由法国乐手 Phillipe Powell 钢琴伴奏,并客串合唱一两首曲子。 (视频一) 听 Melody Gardot 的重点在演唱技巧。如果有很好的音响,用清晰不加处理的 Studio Monitor 听更好。一样条件的耳机也是不错的选择。她把细节都做得很精致,收放自如。抖音有轻重之分,尾音抖得轻盈如微风轻抚的叶子,产生的共鸣不是一般爵士歌手做得到的。 我说的共鸣是指歌唱技巧,不是感情和思想上的,虽然它也有这样的效果。 Melody Gardot 与众不同的歌唱技巧,和一起意外事故有很大的关系。 她 19 岁时,骑单车遇上车祸,伤及脑部、脊椎和盘骨。她无法坐超过 10 分钟,对光线和声音特别敏感。一个 19 岁的少女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打击。 当医生听说 Melody 会弹琴时,就建议音乐治疗。从轻轻哼开始,慢慢地唱一点歌儿。因为对声音的敏感,她学习哼唱比较安静抒情的歌曲。不能久坐,她就躺在病床上,学弹吉他。几年的时间,她不但越唱越好,还写了不少歌。 特别推荐专辑里这几首歌,但还是建议你从头听到尾,感受整体的美感。 1. 《 Fleurs Du Dimanche 》从调皮的钢琴 bass line 开始,性感的唱腔,中间穿插几个 “ 嗯嗯 ” ,打一两下响指,十足现场的效果,仿佛和她坐在幽暗的小空间里,听她轻声细语,醉了。 (视频二) 2. 《 This Foolish Heart Could Love You 》是 Melody 和 Phillipe 的原创歌曲,但是听来好比 Great American Songbook 里的经典歌曲,如果 Roger & Hart 在生,他们想必会认同。 (视频三) 3. 我特别喜欢《 What of Your Eyes 》,它有着经典爵士曲子的格式,从 Refrain 开始,才进入主曲。 Refrain 给人一种不知生在何处的感觉,进入主曲唱 “ What of your eyes, what do they tell m
图片
  朋友在柏林看了 Fabia Mantwill Orchestra  的演出,连同一张与 Fabian 的合照,传来信息 问: “ 这算是摩登爵士吗? ” 找她最新的《 EM.PERIENCE 》专辑听,再翻一翻 Fabian Mantwill 的资料。她是德国新生代 人气音乐人,除了⻓得年轻甜美之外,才华洋溢,是个作曲人 / 编曲人 / 萨斯⻛手及歌手。 Erwachen 爵士乐一旦有 horn section ,就必有编曲,总不能让他们各吹各的。同样的,要是有一组弦 乐,也需要编曲。以往这些组合是编曲的主要结构,有个框架和背景画面,衬托出几个不同 乐器的即兴演奏,趣味丛生。可参考大师 Duke Ellington 和 Bob Florence 的作品。 Bob Florence Fabian 的编曲虽然也有即兴演奏的空间,但比较属于 note-by-note 的 chart ,乐手跟着谱玩。 我们听到的是 Fabian 的整体创作,而非乐手出乎意料的画⻰点睛。听了专辑后,我的问题反 而无关摩登与否,而是: Duke 的是爵士, Fabian 的算是爵士吗? Sasa Indio Sasa 我绝对没有褒贬之意。这一张专辑激发的讨论范围包括了:究竟怎样才算爵士?有即兴演奏 才是爵士,跟谱( charts) 演绎就不算?还是和弦应用需要有爵士和弦的连贯性及多变化,或 属调式种类( modal) 的创作?或者是乐器选择,如用上了爵士乐常⻅的萨斯⻛、 Ibanez 吉 他,或套上 Harmon 弱音器的小号? 大家花点时间慢慢想。此刻,《 EM.PERIENCE 》令我联想到 Miles Davis 及 Gil Evans 的 《 Sketches of Spain 》。因为这些年来,也有是不是爵士的争议。 光碟都蒙尘了。如今为了便利变得懒惰,把手机蓝牙连上扬声器(有时插上耳机)就是听歌 了。试想,多久没看过专辑照片。把光碟找出来,一张 Miles Davis  和  Gil Evans 的黑白照 片 ,  他俩也是一黑一白。叼一根菸,一种眼神。几乎忘了这样的感觉,近乎陌生却几分熟 悉。感慨什么时候开始,听音乐变得如此的⻢⻁? 光碟的小册子密密麻麻的字,我曾经在个句子底下画了线: “The softer you play it, the stronger it gets

《Far East Suite》:Duke Ellington的异国之旅

图片
1963 年, Duke Ellington 被美国国务院选为 “ 爵士乐大使 ” 。他及他的乐团被派遣到叙利亚、约旦、阿富汗、印度、锡兰(现在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及黎巴嫩作巡回演出。 这次的巡回演出激发了 Duke Ellington 的创作灵感。我们可以想象他演出回来,迫不及待与创作同伴 Billy Strayhorn 分享经历。异国风情令两位音乐人乐思泉涌,创作连连,后来于 1967 年录制成专辑《 Far East Suite 》。 虽然巡回的国家不完全算远东国家,除了日本之外,其他的不是中东国家,就是印度。然而,《 Far East Suite 》不是现场演出录音,对 3 年的巡回后才进录音室录音的专辑,没必要在名称上太讲究。对西方人而言, “ 远东 ” 或许比 “ 中东 ” 更神秘诡异把。 就像看书一样,我通常先看目录,整理出一个粗糙的概念。相同的,概念专辑有个主题,再通过不同歌曲描述不同的景色、感受或过程,讲一个故事。 《 Far East Suite 》的专辑曲目如下: Tourist Point of View Bluebird of Delhi(Mynah) Isfahan Depk Mount Harissa Blue Pepper (Far East of the Blues) Agra Amad Ad Lib on Nippon 以上的题目串成一个故事,大概是这样: 一个旅者看异国风情,感触良多。在印度的德里,他第一次瞧见了 ” 蓝鸟 ” Mynah 。 Mynah 属八哥类,也叫做 “ 印度八哥 ” 。 也许因为爵士圈里有号称 “Bird” 的 Charlie Parker ,又有蓝调这样的曲风, Duke 对蓝鸟特别有感觉吧。曲子里單簧管( clarinet) 模仿鸟儿鸣唱的部分,调皮逗趣。想像蓝鸟穿梭在德里的大街小巷上,鸟瞰路上繁忙的市民生活,画面栩栩如生。 (视频一) https://youtu.be/DgogfoM4mqI 伊斯法罕( Isfahan) 是伊朗的一个文化古都。 Duke 来到伊朗的伊斯法罕( Isfahan) ,深深地被庞大的清真寺震撼,异国女子更是神秘诱人。听 Johnny Hodges 性感委婉的萨斯风娓娓道来,能够感受 Duke 深

和弦重配:Keith Jarrett及Herbie Hancock的调色盘

图片
曾经修过一堂课,教的是和弦重配( reharmonization )。老师是 jazz club 的乐手,年纪比较大。选修这个课程的同学,都想着学点技巧,好让自己的演出或作品增添新意。 爵士乐和其他类型的音乐不同的地方,最显著的算是和弦重配了。比方说, Keith Jarrett 的《 Danny Boy 》。他把这首 18 世纪初的爱尔兰民歌配上自己独特的和弦,令曲子焕然一新。他的和弦重配技巧如蜻蜓点水,不多不少,恰到好处。这首歌收录在 2016 年《 A Multitude of Angels (Live) 》的专辑里。 (视频一) 让我举个和弦重配的例子。注意视频约 0:20 ,若跟着哼唱 Danny Boy ,这里是第二句的 ”side” :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Keith Jarret 用 F 大调演绎,这个部分本来是第五和弦( Dominant 7th) : C7 ,但 Keith Jarrett 却神来之笔,换成 DbMAJ7 (bVIMAJ7) ,因此有了 Db 和 Ab 这两个不属于 F 大调的和弦音符。 与此同时,他也在这个和弦里添加了 Tension 9 ( Eb 音符 ) 。 DbMAJ7 把旋律的 “G” 音符的角色变了。原本在 C7 和弦里, “G” 是 5th, 一旦配上 DbMAJ7, “G” 却变成了 Tension #11 ,这么一来,听起来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揪心揪肺的, Keith Jarrett 的拿捏精准。 ( 图一) 当时修和弦重配的同学,就是期待学习这样神奇的技巧。岂知第一天上课,早上没刮胡子的老师就老气横秋地对我们说:「你们来学校学 reharm ,真是愚蠢。我们都是 on-the-job 学的,在舞台上聆听,哪像你们,交学费学?」 大家听了真泄气,但是还是乖乖地上了一学期的课。多年以后,终于明白老师的意思了。聆听是关键,不仅是听其他乐手,也包括了聆听自己。我们聆听他人的好声音,学习。我们聆听自己脑子里的声音,诠释。没什么比一双耳朵更重要的了。 Herbie Hancock 有几张专辑可以用作学习和弦重配的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