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心理


试想像这一幕:敲门声,女主角打开门,石阶上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对不起太太,您的先生在战场上牺牲了。』女主角眉峰一翘,头一偏:『不可能,一定是认错人了。』

否定心理(denial)是弗洛依德提出的其中一项论证,是种潜意识心理防御机制。把已经发生的事加以否定,压抑痛苦而拒绝接受现实。说服自己“不是我”“没有发生”“搞错了”,以减轻心理上的焦虑。但是往往越是否认,内心世界越加恐惧。

否定心理在日常生活上随处可见。小孩打破东西立刻蒙上眼睛,不敢看,对自己说不是我弄破,是它自己掉在地上。而事实上东西是破了,多年后他还会想起,我没打破东西,我没打破东西。否认,是以躲避代替面对问题。说服自己真的没有发生,达至妄想,严重的甚至变成精神病状。

2008北京奥运的射击项目的决赛中,美国名将马修·埃蒙斯在最后一枪重蹈覆撤雅典奥运的失误,仅仅打出了4.4环的糟糕战绩,结果金牌拱手送给了中国选手邱健。事后他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向记者解释:“雅典奥运上发生的怪事,不应该再发生,因为这是神奇中的神奇,但是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枪竟然又发生了这种不可思议的神奇事件。我每年都会参加很多比赛,也拿过不少冠军,几乎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请相信,我不可能有什么心理问题,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他甚至相信他放在扳机上的手指不听使唤,不知怎地动了一下,就提前射击了。是灵异?或附体?神奇,神奇。

国阵826惨败后,伯拉说:“民联在9月16日执政的事件不会发生,我不感到担心。”恐惧和威胁激发否定心理的自然反应,我还是会做我的首相,我还是会做我的首相。“安华的重返不会改变政权。我不感到担心。” 弗洛依德对这种心理反应的解释是,人们把不想要的压制到无意识里,过度的压抑会使用过多的心理能量,压抑接着随自由联想而被解放出来。

伯拉霎时间变成一个男孩,看着心爱的女友和新男友谈恋爱。他摇摇头掩着脸,告诉自己我没看到我没看到。我还是她的至爱,那里有别的男孩。然后过了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女友结婚了,新郎不是他。消息传开,才开始感到悲哀。抑或他依然躲起来,默默的叨念:她是我的,没有别人能取代。

The Clash Deny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