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风车

早上的风细细的撩拨近日热到呆滞的脑,咯吱咯吱的搔出一圈又一圈的想法,挠啊挠到记忆里美好的文字,感动过泣下的故事,精神乘风升华成一片片轻盈缤纷的叶子,旋转又旋转,仰头望天,是蓝色的广阔,阔得文学的缪斯可以任性泼一天空的墨,洒落成金色的经典。

朋友寄来黄金城的《没有文学的年代》,说文学没落,没好作品,没史诗巨作。文学很奇怪,活在动乱时代,白天喊革命惊天动地,晚上是写不出好作品的,写得再好,也只是一篇报导评论。动乱过后飘飘渺渺的心事,再退离局势保持一段距离,以第三者的角度写,文字就有文学味道了。文学要经咀嚼,消化,再排泄。

二,三十年前读书,骑马达达不做归人做过客,似一枚小邮票的乡愁,学郁达夫灰色的沉沦。击壤歌里少女们吃刨冰说东波论曹植,现代少男少女喝连锁咖啡打短讯。文学是个长满芦苇野花的大草原,不能挤,不能逼。在一个没有性格的空间滋养文学家,好比夏天下雪,冬天冒汗。

在一个没有性格的空间要开拓第三度空间。想像空间无际无边,一个圈套一个圈。在有限的媒体空间外投入网络空间,无拘无束天马行空。时代不能回头走,第三度空间可以种花种草放马养牛,夏天可以下雪,冬天可以冒汗。

要是早上我没走出屋外,要是细细的风没吹过,我又怎么会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Like a circle in a spiral
Like a wheel within a wheel
Never ending or beginning
On an ever-spinning reel
As the images unwind
Like the circles that you find
In the windmills of your mind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