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目前显示的是 2022的博文

《Far East Suite》:Duke Ellington的异国之旅

图片
1963 年, Duke Ellington 被美国国务院选为 “ 爵士乐大使 ” 。他及他的乐团被派遣到叙利亚、约旦、阿富汗、印度、锡兰(现在的斯里兰卡)、巴基斯坦、伊朗、伊拉克及黎巴嫩作巡回演出。 这次的巡回演出激发了 Duke Ellington 的创作灵感。我们可以想象他演出回来,迫不及待与创作同伴 Billy Strayhorn 分享经历。异国风情令两位音乐人乐思泉涌,创作连连,后来于 1967 年录制成专辑《 Far East Suite 》。 虽然巡回的国家不完全算远东国家,除了日本之外,其他的不是中东国家,就是印度。然而,《 Far East Suite 》不是现场演出录音,对 3 年的巡回后才进录音室录音的专辑,没必要在名称上太讲究。对西方人而言, “ 远东 ” 或许比 “ 中东 ” 更神秘诡异把。 就像看书一样,我通常先看目录,整理出一个粗糙的概念。相同的,概念专辑有个主题,再通过不同歌曲描述不同的景色、感受或过程,讲一个故事。 《 Far East Suite 》的专辑曲目如下: Tourist Point of View Bluebird of Delhi(Mynah) Isfahan Depk Mount Harissa Blue Pepper (Far East of the Blues) Agra Amad Ad Lib on Nippon 以上的题目串成一个故事,大概是这样: 一个旅者看异国风情,感触良多。在印度的德里,他第一次瞧见了 ” 蓝鸟 ” Mynah 。 Mynah 属八哥类,也叫做 “ 印度八哥 ” 。 也许因为爵士圈里有号称 “Bird” 的 Charlie Parker ,又有蓝调这样的曲风, Duke 对蓝鸟特别有感觉吧。曲子里單簧管( clarinet) 模仿鸟儿鸣唱的部分,调皮逗趣。想像蓝鸟穿梭在德里的大街小巷上,鸟瞰路上繁忙的市民生活,画面栩栩如生。 (视频一) https://youtu.be/DgogfoM4mqI 伊斯法罕( Isfahan) 是伊朗的一个文化古都。 Duke 来到伊朗的伊斯法罕( Isfahan) ,深深地被庞大的清真寺震撼,异国女子更是神秘诱人。听 Johnny Hodges 性感委婉的萨斯风娓娓道来,能够感受 Duke 深

和弦重配:Keith Jarrett及Herbie Hancock的调色盘

图片
曾经修过一堂课,教的是和弦重配( reharmonization )。老师是 jazz club 的乐手,年纪比较大。选修这个课程的同学,都想着学点技巧,好让自己的演出或作品增添新意。 爵士乐和其他类型的音乐不同的地方,最显著的算是和弦重配了。比方说, Keith Jarrett 的《 Danny Boy 》。他把这首 18 世纪初的爱尔兰民歌配上自己独特的和弦,令曲子焕然一新。他的和弦重配技巧如蜻蜓点水,不多不少,恰到好处。这首歌收录在 2016 年《 A Multitude of Angels (Live) 》的专辑里。 (视频一) 让我举个和弦重配的例子。注意视频约 0:20 ,若跟着哼唱 Danny Boy ,这里是第二句的 ”side” : Oh Danny boy, the pipes, the pipes are calling From glen to glen, and down the mountain side Keith Jarret 用 F 大调演绎,这个部分本来是第五和弦( Dominant 7th) : C7 ,但 Keith Jarrett 却神来之笔,换成 DbMAJ7 (bVIMAJ7) ,因此有了 Db 和 Ab 这两个不属于 F 大调的和弦音符。 与此同时,他也在这个和弦里添加了 Tension 9 ( Eb 音符 ) 。 DbMAJ7 把旋律的 “G” 音符的角色变了。原本在 C7 和弦里, “G” 是 5th, 一旦配上 DbMAJ7, “G” 却变成了 Tension #11 ,这么一来,听起来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揪心揪肺的, Keith Jarrett 的拿捏精准。 ( 图一) 当时修和弦重配的同学,就是期待学习这样神奇的技巧。岂知第一天上课,早上没刮胡子的老师就老气横秋地对我们说:「你们来学校学 reharm ,真是愚蠢。我们都是 on-the-job 学的,在舞台上聆听,哪像你们,交学费学?」 大家听了真泄气,但是还是乖乖地上了一学期的课。多年以后,终于明白老师的意思了。聆听是关键,不仅是听其他乐手,也包括了聆听自己。我们聆听他人的好声音,学习。我们聆听自己脑子里的声音,诠释。没什么比一双耳朵更重要的了。 Herbie Hancock 有几张专辑可以用作学习和弦重配的材

肉与灵:Coleman Hawkins的《Body & Soul》

图片
  《 Body & Soul 》如何成为爵士经典,是个谜。有人说,它是 jazz ballad 的鼻祖,它是中音萨克斯手的测量杆。从歌曲创作的角度看,《 Body & Soul 》没有过人之处。歌曲分两个部分。从 Db 大调开始,第二个部分进入 D 大调,升了半音。最后重复第一个 Db 大调的部分。 (图一)《 Body & Soul 》的第一部分 (图二)《 Body & Soul 》的第二部分 和弦进展的编写用了大量的 II-V ,和非音调里的和弦,如 Secondary Dominant 及 Tritone Substitution 。这都是没惊没喜的伎俩。即便是旋律,听几遍也没有深刻的印象。 再说它的作曲人 Johnny Green 吧,他是个哈佛经济系毕业的股票经纪人,也许一身铜臭味呢。据说《 Body & Soul 》是这样来的:英国女演员 Gertrude Lawrence 委托他写歌,限期近在眉梢, Johnny 写得匆忙, Gertrude 也懒得录音。据说歌曲 D 大调的部分是 Johnny 原本写给另个乐团的音乐,但是被拒绝了,于是 “ 再循环 ” ,用在《 Body & Soul 》的创作上。 歌曲出街的时候, NBC 电台不愿意在节目里提歌名,原因是嫌 ”Body” 这个字眼太前卫了,甚至不愿意播放演唱的版本。这样没有诚意的歌曲,究竟是怎样红到今天呢? 这可要归功于 Coleman Hawkins 了。 Coleman 不是第一个演绎这首歌的爵士乐手。在他之前,许多乐手尝试玩这首曲子,包括 Art Tatum 和 Benny Goodman 。迟来的 Coleman 却成为《 Body & Soul 》最特出的演绎者,他究竟有什么诀窍?咱们决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视频一) 先让我们听听 Billie Holiday 演绎《 Body & Soul 》。能把一个普通的旋律演绎得娇柔多情,委婉动听,这样的上好功夫非 Billie Holiday 莫属了。她总是能够把每个人都唱的歌,表现得与众不同。 接着,我们听听 Coleman Hawkins 1939 年的录音。 (视频二) 你是否发现,听几遍也好,怎么不像《 Body & S

爵士乐的张力与释放

图片
多年前见过老外搬家,为了省下气力不想跑楼梯,女的在阳台上抛包裹,男的在下面接。幸好高度只有两层楼,包裹不难接。 女的就站在栏杆旁,把行李包抛下的同时,男的需要估计行李包什么时候落地,而在落地前接好,否则会摔坏里头的东西。男的在下面伸展双手,不确定什么时候包裹从上面掉下来。当女的进屋里取更多包包时,男的一直俯首望上,因不确定而有所期待,心情紧张,注意力集中。 这样的搬家行动涉及了“何时”,何时包裹会落到手上。相同的,打棒球时预估球何时落到面前,以便可以准确地挥棒击中球。或者打架的时候,你预估对方的拳头何时击中你的脸,才能及时闪过一拳。 Anticipation,为了预估一种结果,产生了张力和释放的情绪变化。等待事情发生的时候,心情感受张力(tension)。成功接到包裹时,张力得以释放(release)。 为什么爵士乐和其他类型的音乐不同,就是因为乐手每次都在阳台上抛包裹,而听者不时地需要预估包裹何时掉下来。张力和释放拿捏精准时,乐手就能控制听者的情绪。听的时候像运动,呼吸加速,心脏开始泵送更多血液到肌肉,心率加快。运动后觉得头脑清醒,精力充沛,全身舒服。 爵士乐手把张力与释放应用在两个方面:一是时间,二是音符。这一篇我们只谈时间,关于音符,下回分解。 让我们用《Autumn Leaves》来解释张力与释放在时间上的应用方式。《Autumn Leaves》的Lead Sheet 开头两句如下: (图 Autumn_1) Chet Baker 在1974年《She Was Too Good To Me》专辑里玩的《Autumn Leaves》,开头两句如下: (图 Autumn_2) (视频1)   第一个音符延后半拍开始,第三和四个音符早了半拍。听者听了这一句,估计下一句也是一样的节奏。Chet Baker确实采用同样的节奏,玩了第二句。但是他选择歇息半拍后,重复最后的一个音符。接下去两句,Chet Baker 也采用和第一句一样的节奏。一开始就太多惊喜,听者可能会抗拒,重复让人觉得熟悉,熟悉的东西总是舒服。 重复这四段时,为了方便解释,我们用B1、B2、B3和B4代表这四句。B1和A1一样,但是B2就不同了,它在第二拍开始,第二和四个音符提早半拍。 (图 Autumn_3) 接着,B3和B4也和B2的节奏和B2一样。 (图 Aut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