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生欲


有一年的有一天,三个女生跋涉去。冒着小雨穿过矮矮的从木,抬头一片热带雨林。如果在国外跋涉,一般上都有明确路径,路上不乏指标,路径长短地图上说明,方便时间的把握,食物饮品的准备。看着眼前的叶眼前的干,偌大的景偌大的观,她们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也无法预知前面的路是容易是艰难。三个女生低估了图上画的短短路程,胸有成竹的吃了午餐才出发,料想离日落数小时之间可穿过一片苍郁林木,从茶园穿出市场,从山上走到山下。

雨依然细细的钻进了層層叶茂,一个不留神缝隙间洒落颗颗水珠,洒成晶莹的肩晶莹的发。三个女生嬉笑成一片,每一个小心的步伐,几次跌得满臀泥巴。匿藏林间的猴狲啼笑,讥嘲女生的鲁莽,朝向可能的死亡。

前面的路逐渐变陡,步行和跨越变成高难度的下山动作,抓紧盘山的树根踩实下一条树根,她们终于明白,这不是跋涉,是爬山。雨滴加劲追赶着陡度,三个女生有一份固执一份倔强,无视眼前模糊的路径,继续一条树根踩一条树根抓。

路终于消失了。眼前是陡成45°的斜坡,草莽灌木的依稀之间有条人类爬出来的路。一个女生低头察看,认为可以爬。一个女生犹豫,能吗。另个女生很怕,掉回头走吧。三个女生没有手电筒,没有食物,只有一瓶水。太阳快下山了。天快变暗。黑夜的森林有无限的可能,潜伏着神秘的诡异。

怕的女生心跳加速,回头一看双脚即刻瘫痪。高高是一棵接一棵伸展着很多手的大树,奸邪的等待投怀送抱的怯弱无助。爬。一条树根接一条树根,一只脚踩一只手抓。没有歇息的地方,只有不断的呼吸攀爬再攀爬,一个劲一根筋不能抓错松脱的枝干,一失足不能回头就掉下山崖。等等我们啊,后面的喊。停不下来啊,前面的答。

那一段没有终止的路程尽是恐惧死亡。哆嗦的双腿一股天生的猴性踩着抓着湿滑的枝根泥巴,潜意识最原始的求生欲淹没了文明的傲慢。每抓稳一次就接近出口一步,每踏实一步就活多一寸。

Sarah McLachlan
In The Arms Of An Angel

评论

匿名说…
(三个女生??唉。。。。)是你们三个老姨在金马仑布兰章爬山的那一次吗?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