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掉剥掉

欧洲科学家用新X光技术把梵高不想留的作品公布于世,透过一层层的油彩,显示出隐藏在一幅花花草草的Patch of Grass底层有另一幅画,是一位双颊消瘦,满脸沧桑农妇的大头照。看来这位农妇曾出现在另一幅作品The Potato Eaters里。一般画油画的人,都会把不满意的作品,刷上一层白漆,重用这块帆布,画上新画。既然刷过漆,表示画家不想留下这个作品了。

One Geology工程79个国家的科学家,把人类毁得七七八八的地球,展现去掉表层和任何人为建筑后的地球内部地质图。因不同颜色代表不同地质,剥皮后的地球好美好美。此工程可协助探发自然资源,减轻自然灾害的损失。

奥运的北京,有宏大的飞碟,前卫的鸟巢,还有面积1135公顷的奥林匹克公园。剥去“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的表层,是被逼迁居居民忧愁的脸,是一架架推倒老房子的推土机,是睡不好吃不饱的建筑工人,据说野猫野狗也死得很不人道。一场盛会需付出多大的代价。

记得小时候上学,穿着脏兮兮的校鞋,恰巧碰上老师检查。大伙赶紧拿粉笔拼命涂鞋子,把污迹掩盖。老师也不笨,湿布一抹,眼角一瞪,结果罚站椅子站一个上午。

有些城市,楼比人高,走廊比人长,补路比人频,收费站比人多。剥掉宏观的表层,是空着的建筑,空着的走廊,淹水的雨天,治水的旱季。满满是官员的承诺,空空的是人民的口袋。

有些学府,打着亮亮的招牌,老师教授个个有品牌,学生毕业个个穿名牌。有天给人揭开底牌,原来只是个冒牌。

杜德伟唱:
拜讬大家不要败在没事穿太多
123脱得精光锻炼身体有突破
外套脱掉脱掉外套脱掉
上衣脱掉脱掉上衣脱掉
面具脱掉脱掉龟毛脱掉脱掉
通通脱掉脱掉
脱!脱!脱!脱!
脱掉!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