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父


祖父的画,父亲家里有几幅,我有一幅,国家画廊见过几幅,画册杂志看过一些。祖父的自画像一直挂在老家墙上,一旁是祖母黑白照。他俩我都没见过,没叫过阿嫲和爷爷。

但是我熟悉他的颜色,蓝色,红色,黄色。爸父亲说当时祖父买不起颜料,三个主色可混出变化。十多岁的我坐在画架前,三种颜色度过我的灰色时期。教我画画的杨建正老师说的,那时候我灰得像毕加索。

有时我坐在书房,望着祖父的自画像,问他年少的心事,在画底下弹弹肖邦,写写歌。他也静静的在上面看望着我,看我烦心流泪,挣扎成长。

有时候,父亲会为了一些关于祖父的事激动。比如那个和他同父异母的画家兄弟模仿伪造杨曼生画作。

有一次父亲好兴奋,在ebay看到有人拍卖祖父生前寄出国外的信,信封上有祖父亲笔写的地址,父亲不惜以高价买了。

父亲不会画画,他年少的时后帮祖父拎画纸和咖啡壶出外写生,最熟悉祖父的画风笔触。回想当年,总是说他一眼即能拆穿那些伪造品。

后来我祖母死了。祖父另娶。后来祖父也死了。父亲只好寄住在我大伯家,看脸色做人。祖父的画给后母和她的孩子们占去大部分,留下一些颜色质地较差的给爸父亲。我一直以为杨曼生的画是褐色的,原来他也有过五彩缤纷的日子。

四十年了,很想叫一声阿爷。很想问爷爷记得我年少时跟他说过的心事吗?爷爷好不好现在也听我说说心事,解解心结?然后我们一起画一幅画,画一个快乐的家,有爷爷,有父亲,还有我,在海边的椰树下。

评论

老顏说…
真深情濃意的帖。

唉,你那个不争气的叔叔。
杨艾琳说…
哇,n年前的稿都被你翻出来。
至于所谓的叔叔,也不算叔叔啦,都没见过。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