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一个人,傻里傻气的委屈。天地万物,平凡事皆石破天惊,风雨淋琅竟海晏河清。爱悦未必说明,欢喜也会难为情。有种感情,接在手里像接一块岩石,重得负荷不起。有种感情,接在手里如一流清水,一把攥空。

胡兰成看张爱玲:“。。。与他们一样面对着人世的美好(指爱玲),可是只有我惊动,要闻鸡起舞。”张爱玲看胡兰成:“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谁是金童,谁是玉女。谁是郎才,谁是女貌。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只有这个男子便是他,只有这个女子便是她。好像发生了天大的事,都滉漾不切实。静静思念,竟自惊动三世十方。

徐志摩对陆小曼说:“我的诗魂的滋养全得靠你,你得抱着我的诗魂像母亲抱孩子似的,他冷了你得给他穿,他饿了你得喂他食———有你的爱他就不愁饿不怕冻,有你的爱他就有命!”

诗人顾城的自传写他感情的乌托邦,与妻与女友同一屋檐下生活。逐渐陷入情感矛盾纠葛不能自拔,杀妻然后自杀。反之法国作家西蒙波娃与哲学家沙特的一段情缘,沙特称之为永恒精神上的结合。他们共同生活,不曾婚嫁,尽管双方外面的彩旗飘飘,家中的红旗不倒。波娃认为无论她在文学与女权运动的成就多么杰出,都不及她与沙特的爱情。

仙裙玉佩空自知,天上人间不相见。情不自禁好比花瓣打着了水面,暧昧之情沉淀海底不浮漾。千万年后,海水退落,岩崖上竟有恋人化石之迹。人世悠悠,天道渺茫,一份惊动,一阵难受。爱得窗沿墙隅都是他,月光水映都是她。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Mus
Divina Llus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不想忘记的那一些年:记杨建正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