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的X是X Rated

原来,诗是要用时代去迎合的。这话来自中国作家野夫在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读宋朝一个船子和尚的诗有感而发。这首禅诗取自《冷斋夜话》:『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野夫认为此时此地读来,句句隐喻着时事,并揶揄“第二句嘛,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是错”,不禁令人莞尔。

刘晓波获奖,外交部马朝旭代表中国官方指责诺委会,把奖颁给刘晓波是“完全违背了该奖项的宗旨,也是对和平奖的亵渎”,并威胁中国和挪威的关系,会因此受到损害。当人们还在思量,会损失些什么的时候,中国就在11日宣布取消和挪威渔业部长的会晤,中断和挪威的渔业谈判。

这和当年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时的官方反应没有两样。中国大陆出版的一本100年来诺贝尔得奖人的书,100年里唯独缺了2000年,就是高行健得奖的那一年。国人获奖是“亵渎”,这说法除了中共之外,还能有谁。

即便如此,中国网民波涛汹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伙翻墙恭贺,喝酒的喝酒,大哭的大哭。甚至维权艺术家艾未未也放松心情,发个推说:『小波得诺奖是天下平胸女的福音啊。』新闻撰稿人安替也发了个逗趣的推文,说:『今天世界所有非华人的电视台都在紧急学习汉语拼音,因为必须准确发好 Liu Xiaobo 的 X。』无奈在中国,Liu Xiaobo的X是X Rated。

网络作家王小山把今年一月发表的旧文章重新贴在博客,那是关于他的老师刘晓波的故事。王小山说起89年的天安门,那天他和刘晓波在一起绝食。说是绝食的第二天,刘晓波叫大家安心,因为“绝食到72个小时,任何政府都会和站出来和绝食者对话”。怎晓得72个小时后,乐观的刘晓波不得不担心了,因为政府毫无动静。后来发生的事,不得不把刘晓波的乐观狠狠地粉碎。

获得诺奖后,刘晓波的夫人刘霞随即被软禁。后来她见到监狱里的晓波,但因电话被“搞坏”了,就靠网络活跃分子莫之许转发了个推,说“见了一个小时。在监狱。9号监狱告诉了他。他见我时说,奖是给全体亡灵的,他们用生命践行了和平民主自由和非暴力的精神,说起亡灵,晓波哭了。”

一个获得和平奖的人还在狱中,这是多么可笑可悲可恨的事。今天有一群大马时评人发了个《广电媒体改革建言书》,当朋友把建言书和《08宪章》划上等号时,我无言以对。我想起王小山文中在天安门绝食的刘晓波,同时忘不了艾未未记录片里那最后一幕:律师探访狱中的刘晓波,说谁谁惦记着他。想起晓波当时的表情,我此刻泪眼盈眶。

(本文刊登于13/10/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思问者说…
你太感动我了。。。

我想哭,但想想还是省点力气,多介绍《零八宪章》好了。

谢谢杨姐姐!
moot说…
中国 X rated 刘晓波很正常。

不过世华媒体在马来西亚 X rated 刘晓波,就很“有趣” 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