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听大道理,我只想听故事

在面书上看到朋友“喜欢”一个叫做“我不想听大道理,我只想听故事”的专页。你知道,每当交稿子死限到来时,我必然在面书上瞎扯淡猛抓狂,发帖子转帖子找人抬杠,不停刷屏拼命浏览,就为了找故事想道理,或者找道理想故事。当有人说“我不想听大道理,我只想听故事”的时候,是不是表示,写稿子的过程可以简化了?或者因此更麻烦?

前阵子在线上看Micheal Moore的纪录片《Capitalism: A Love Story》,发现探讨正义原来不用苦情和泪水,不用像看《唐山大地震》那样哭得死去活来,因为滥情过后,正义不过是字纸篓里的那一团纸巾,悲壮只是一刹那。

Micheal Moore谈资本主义的弊病,以及变相的民主主义,但是他不讲大道理,说的却是故事,而且说得娓娓动听。听着听着,一个不留神就把道理说进你心坎里了。

马克吐温有篇文章叫【How To Tell A Story】,开头就写道:『故事有几种类型,但是只有一种最难写--幽默型。』他接着把说故事的方式分为三个国籍:『 幽默的故事属于美籍,滑稽(comic)的故事属于英籍,而诙谐(witty)的故事则属于法籍。』马克吐温接着分析:『滑稽和诙谐型的文章取决于涉及故事的事件,而幽默型的写法取决于说故事的方式。』

如此标签,马克吐温其实已经用了既简单又幽默的方式,和一般人对这三个国籍的刻板印象,说明了讲故事的基本道理。

有一个人不讲大道理,说的故事却很幽默,寥寥数笔就表达得淋漓尽致。我想先描绘他的一则漫画:这是五格漫画,第一格画了个身份不明确的大头发女人,接着头发逐渐占据她脸部空间,到第四格脸部不见了,只是一团黑。最后一格人头变了个黑色炸弹。

这则漫画简单勾勒几笔,讲了个令人会心一笑的故事,同时隐含着一个潜道理。当然,如马克吐温所言,幽默是一门高深且精致的艺术。《漫画恐惧症》的作者祖纳画的不是漫画,是故事。祖纳画的不只是故事,是大道理。可是纠纠缠缠,它最终还是个漫画。

后来我点击进入“我不想听大道理,我只想听故事”的专页,发现原来是个关于亲子关系的专页。页面引用了小说家Jorge Bucay的一句名言:“要了解一件从未经历过的事情,唯一的方法是要清楚诠释。而童话或故事比冗长的理论、分析、计划、报告更有效。”

大道理也好,小道理也好,谁不喜欢听故事。无奈,读懂幽默的人不多,没幽默感的人反而不少。把童话漫画读出个敏感词,若马克吐温在世,你说他会把“不幽默”标个什么国籍?

(本文刊登于6/10/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马克吐温曾经干过 Stand-up comedy。是调侃高手。
------
把祖纳画的故事当作“有坏影响”的大道理, 那才是有趣的故事。
杨艾琳说…
moot:嘿嘿,吃吃地笑。
moot说…
搞错了, 是很多Stand-up comedian, 把 Mark Twain 当调侃祖师爷。
身份不明确的大头发女人,接着头发逐渐占据她脸部空间
--- 怎麼說你最疼愛的人呢,真是的。
moot说…
P/s: 我终于明白杨善勇的【海龟】是什么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