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是本国的国号

今早开车时,发现随身碟里的MP3太久没更新了,同样的歌曲听多了腻烦,于是转去收听英文电台。恰好两位主播唱的戏,正是我们大部分上班族的戏:办公室该不该禁止使用网际网络。

听到这主题时,我霎时间回不过神来,以为自己还在90年代初。两位主播在争论办公时上网的利与弊,当时我的反应是,这个年代没网络,怎么办公?

想想我们办公上网,最重要的是使用电子邮件。其重要程度达致,我们一旦离开办公室,就转靠智慧型手机接收和发送邮件,结果搞到这年头,没有不能即时处理的邮件这回事。

如今连吃个午餐,都会选个可上网的餐厅,打开笔记本边吃边上网,更何况是上班呢?后来电台节目听下去,才知道原来两位主播和听众讨论的,是上网会不会妨碍工作效率,而且主要针对面子书的使用。

上面书已经是许多人的习惯。比方说,我开启电脑的第一件事是开邮箱,然后面书,接着是推特。一切很自然,好比早上醒来尿尿洗脸刷牙。对某些人而言,上班没面书相伴,日子显得特别长。面书的功能除了和别人打哈哈之外,还能接收资讯,帮自己或自己的商品打广告,或看看别人读什么新闻、听什么歌、看什么电影、上哪吃饭,甚至纯粹抽离繁忙的工作,轻松一下。

除此之外,面书还给人一种坐在冷气房参与社运的虚拟动感。比如说,在处理公司业务之余,上网加入“反对独立遗产摩天楼的面子书群组”,好比赶上了一次100摩天楼外的十万人游行示威,虽然说摩天楼的地基还没打,自己由始至终也没能离开办公桌。套个说法是,大家一起来提高公民意识,聊胜于无。

今早要去的地方比较远,结果节目一路听下去,发现call in的听众几乎没有赞成办公室禁止使用网际网络的,甚至没听到公司老板call in挺网络对生产率的负面影响。换句话说,这话题除了不得已站在“禁止”的立场的主播硬着头皮死撑之外,根本没有争论的余地。

噢,差点忘了,“禁”是本国的国号。无论是禁书禁片子禁部落格禁言论或禁歌禁呐,都是基于“国情”非得已。凡事要从爱国的角度去看,国家让你爱的你才能爱,不能爱的国家会禁。难怪电台采用国号搞了这么一个名堂来讨论,用国家爱民的方式去讨论和处理办公室的事务,凡是不利己的事,禁。反正爱国爱民它禁到来,也没剩什么话题好谈了。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2/10/2010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