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若梦幻的组合

人在深圳的培武表哥托家人给我带了一本《徐悲鸿传》来,三百多页的传记捧在手里,感觉挺好的。不是我特别钟情徐悲鸿或他的画,培武表哥在140页折了一个角,用荧光笔在一处打了个记号。

“为了宣传抗日和让更多的华侨了解祖国沦陷的真实情况,悲鸿不惜付出更多精力和时间与各界华侨交往。因而他也结识了南洋一些著名的画家。有善画水彩风景画的杨曼生、许西亚,有创出油画新风格的刘抗等。”

虽然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告诉我,你爷爷是个画家,他很穷,说爷爷交代孩子们千万别成为画家。我不知道最后一句是不是父亲自己杜撰的,因为当年是他帮爷爷拿咖啡壶捧画具到处写生,陪他过清苦的日子。

父亲不会画画。他相信所有理想皆虚幻,钱是最实际的。《徐悲鸿传》的作者廖静文是徐悲鸿的学生,自称是他的知音兼恋人。传记描述徐悲鸿追求画画的理想,而其原配夫人碧微则追求迥然不同的东西,不爱艺术。

培武表哥后来传来的电邮说:

“明天就是中秋节,很高兴此刻收到你的信。之前看过你爸爸转来你写的文章,其中就写了你的爷爷在清贫中追求绘画,一直以来,想与你书信往来,只是没有机会,日后,我会多给你写信。早年我自习绘画,是从徐悲鸿的素描着手,《徐悲鸿传》我在1983年已读,只是2006年到马来西亚拍摄我们的家族故事,在你爸爸给的资料里写了你爷爷与悲鸿先生在槟城的故事,今年重读时格外留意。”

培武表哥是资深的摄影记者,开过多次摄展。我手头上有他的其中一张作品,那是2005年最后一天,他带着一台瑞士制造的ALPA相机来到广州主题公园“世界大观”。他说这大底片木柄相机拍摄的黑白相片,品质优越。当时中国河北吴桥马戏团在那里演绎宋代战争场面“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就在女将穆桂英牵引跪卧沙地战马的瞬间,他说:“我不经意的按下快门。”

这张相片内藏乾坤,身穿宋代战袍女将和骏马放置当下城市景观中最俗气的地产楼盘里,表哥说是“恍若梦幻的组合”。

我记得这台相机,当年他来马搜索资料写给《生活》杂志的专题时,一只手握着啤酒杯喊“饮胜”,另一只手抱紧装着相机的包包,就如当年我父亲帮爷爷一手提着咖啡壶,另一只手捧着画具一样。而徐悲鸿当年,却是一只手握画笔,另一只手握着深爱的碧微,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手,选择了理想。

(本文刊登于15/10/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吊诡的是,杨前辈的几个孩子都当上“画家”!
谁要给杨前辈立传,想必就得先化解这个疑团才是。
^^
wk说…
照片拍得的确精彩;羡慕的很。
december说…
來说声嗨。

慧玉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