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偶像PERKASA!

看了题目,稍安毋躁。先撇开土权右翼的极端言论,纯粹从观察一个非政府组织的角度,去评核一个仅仅成立了两年的PERKASA。你未必喜欢它,但你不能否认,它是一艘无畏无惧的大船,来势汹汹,冲破资深的回教党和巫统的猛浪,奇变纵横,出入无间。简而言之,你可以瞧不起PERKASA的宗旨, 不过你不能忽略它的冲浪效应。

我百思不得其解,论斗志、激进、策略、行动力、领导魅力和影响力,PERKASA远远超越很多本土NGO组织。看了这句话,也请你稍安毋躁,因为一旦烦躁恼怒就乱了方寸,错失一个学习的模范。

首先,PERKASA维护土著权益的方向明确,目标稳固,从不节外生枝,这也是它迅速崛起的理由之一。但是,它的策略是把经营方式做得婉转,深解“势不可去尽,话不可说尽,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的道理。

依布拉欣从2003年被巫统革除巴西马区主席一职,到2004年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第11届全国大选,而被巫统终止党籍,接着依布拉欣上届大选借回教党旗帜竞选,以59.3%得票率当选巴西马国会议员。后来却倒戈宣布自己为独立人士,随后又道:『巫统近来的改变让我刮目相看,我会选择与巫统站在同一阵线为民服务,即使他日加入巫统,也是纯粹继续为民服务,不具其他议程。』

事到如今,巫统和回教党纷纷和PERKASA划清界限,看来两党的领导层认为,中庸之道方能赢得民心,才不至于踩到任何一个族群的地雷。但是依布拉欣纹风不动,几经折腾的他把一个偏激的非政府组织PERKASA,搞到连巫统的舌喉《马来西亚前锋报》,都反过来谴责巫统,不苟同它与土权撇清关系的这个动作。

除此之外,敦马开腔挺PERKASA,警告巫统若与PERKASA绝交,可能在下届大选断送国阵53年的江山。巫统内部为了此事有点分歧,慕克里兹认为撇清关系属“个人看法”,而纳兹里却认为划清界限才能争取非马来选民的拥趸。

当大伙为PERKASA争得面红耳赤时,依布拉欣把捍卫土著权益的旗杆捉得紧紧,却把他与其他政党的关系放得松松,表示即使巫统和回教党拒绝借旗也无所谓,他“可以和其他政党合作,或组织新的政党”。

再者,当蔡细历吁请政府在各经济领域逐步减少土著30%股权时,PERKASA第一时间采取行动报警,而非坐在冷气房的电脑前打文告发文告。撇开它的种族极端中心思想,一个忠于宗旨、婉转经营、反应敏锐、行动力卓越的NGO,今天能有这番造势和影响力,不用多说,我的偶像当然是PERKASA!

(本文刊登于15/9/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奇行者多有才情,是偶像。
有才情者有私念,是嘔像。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