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是个失衡的天平

这年头,新闻焦点琳琅满目,可是归根究底就一个词儿:不满。

校长不满华裔学生斋戒月禁食,华裔不满校长“滚回中国”之言论,黄明志不满因此就饶舌呐呐,骂到警方不满就援引煽动法令调查。是谁不满988的早点说马,迦玛的不满变成了群众的愤懑,MCMC不满一些人不乖乖听话,更多人不满噤声禁播禁谈,小部分人不满抗议讲了又讲,而不是在MCMC门前喊。直辖区回青团不满欧阳文风的性取向,欧阳文风不满排斥发文告宣称<这不是一个同志教会>。土权的依布拉欣不满全世界欠了他,想读公正报的人发现报摊只卖《Perkasa》。你不满他的蛋糕分得较你的大,他不满你分了蛋糕还在喧哗喧嚷。国阵民联派红包有你而没我没他,缴税的却一个都不能少。有些人不满他伸张仗义你们没支持他还说风凉话,有些人早晚打两份工周末卖直销保险的累了没人替他捶背还嫌他不关心社会。

事到如今,中元节歌台也逃不过这一劫,槟州20个回教与马来人组织为了劲歌和热舞十分不安,提呈备忘录给国家元首,要求中止歌台秀扰乱街坊,尤其是在宗教场合附近。6个组织代表在召开记者会时提出,如此高分贝的噪音,干扰了斋戒月教徒安静祈祷。

至于什么才叫做噪音,根据WHO的噪音指南,夜间睡房外的声量不宜超过40分贝,才不会危害健康。40分贝的声量多大,在此列一表作为参考:

10分贝:轻轻呼唤;
20分贝:安静交谈;
30分贝:普通交谈;
40分贝:交通稀少;
50分贝:打字机,大声交谈;
60分贝:吵杂的办公室;
70分贝:交通声量,安静的火车;
80分贝:摇滚乐,地铁;
90分贝:繁忙的交通,雷声;
100分贝:飞机起飞。

若此列表举例准确,中元节歌台的声量可能介于摇滚乐和繁忙交通之间,祈祷声或许介于安静的火车和地铁之间,当然,这纯粹是估算,不能作准。回教徒不满噪音干扰祈祷是可以理解的,就像2008年郭素沁接获金銮镇居民投诉,因而向回教堂反应,回教堂祈祷、讲座会声量过大,影响居民日常作息一样,也是可以理解的。当年警方援引《1960年内安法令》逮捕郭素沁,被捕的原因是“参与足以引起种族宗教不安的活动”,理论上也是可以理解的,虽然两件事摆在一起,逻辑上不太容易理解。

理解建立在知识和经验的基础上,而“不满”是对事对人的个人理解作出的反应之一。任何人在另一个人眼里都有毛病,任何事情都有一些什么不合自己心意。有些时候给了一些人幸福,却带给另一些人痛苦。你要的幸福呢,抱怨无法给你祝福。坦白说,不满可能有不同的动机,也可以诉诸于不同的行动,然而执法持平是个梦,任何一方劝督的背后,都可能有一个隐议程。尊重他人的选择,是尊重别人与自己不同、甚至讨厌的选择,不幸的是,大家总觉得自己是对的那个。所以,不满永远是失衡的天平,等待两边对称的重量。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12/9/2010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