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核能,你能不能?

当我看到我们伟大的大马,在经济转型计划下,10-11年之后将拥有自己的核能发电厂时,我想到《辛普森一家》Homer工作的地方,那个巨大如怪兽的核电厂,和诺大办公室里面目狰狞的老板。

可是大马不是动画片,《辛普森一家》可以从1989年播到现在,廿多年后荷马哥还活蹦蹦的。若大马有了核电厂,我们可以蹦蹦跳跳多少年?

于是,愚民如我心急如焚,孙子说要战胜敌人就要了解敌人,但是敌人未必是敌人除非证明了是敌人。凡事都有正反两面,有利既有弊,即便如此,谁利谁弊有待进一步了解。

据《The Edge》9月23日报道,国家能源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拿督斯里仄卡立表示,国能已“准备就绪”来承担这项工程,以便分散国家的能源种类。仄卡立表示石油与天然气将在2020年面临国内的能源供应危机。然而,他认为采用核能发电的计划,首先必须获得公众接受和认可。

核能发电的好处是价廉物美,据9月22日《东方日报》报道,核能发电的生产成本和煤发电一样,一千瓦19仙。相对之下,天然气的生产成本是21仙、天然气是41仙、太阳能则51仙。

如此看来,核能发电在生产价格上,的确适合取代产量日渐减少的石油和天然气。但是,一般上公众闻“核”色变,林冠英第一时间声称不允许在槟州建首座核电厂。其实早在今年5月,当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宣布大马第一所核能发电长将在2021年启用时,许多人包括林冠英已经质疑核能发电厂对环境和人民的安全保障。据6月22日的《光明日报》报道,林冠英揶揄“国阵的安全记录令人民失去信心,登嘉楼体育馆会倒塌、学校倒塌、回教堂的屋顶也会坍塌,国阵政府所建的核能发电厂无法给予安全保证,人民也没有信心”。

公众的质疑不是没有道理的。这牵扯到两起核能事故:1979年美国“三里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和1986年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子反应炉事故”。

“切尔诺贝利核子事故”因反应炉爆炸,释放出辐射线剂量是广岛原子弹400倍以上。事故后官方因担心人民恐慌,两天后才开始疏散附近村庄。结果辐射不断升高,一周后辐射飘到瑞典,接着扩散到欧洲部分地区,导致俄罗斯和乌克兰人民罹患甲状腺癌、白血病比例快速增加,畸形婴儿出生率也增高了。可是前苏联政府刻意隐瞒事实,对人民健康和环境造成更严重和更长时间的伤害。

至于“三里岛核泄漏事故”,虽在经济上蒙受严重的损失,但并没有在公共安全与健康上造成不良影响。220万居民无人发生急性辐射反应,农作物亦未发生异常变化。原因在于最后一道安全防线,就是“安全壳”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将放射性物质与外界隔离,发挥了保护屏障的功能。

这表示,若核电厂的运行人员经过严谨的培训,在面对紧急事件有足够的处理能力,管理层随时确保机件及防护设施运作正常及定期维修,核电厂的放射性物质泄漏危险度能大大地减低。但因为核电厂的安全要求比其他的能源高,因此设备与器材价格比较昂贵,成本开销也因此增加。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24/9/2010稿)

评论

moot说…
一千瓦19仙? 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 因为即得利益有油水抽,而把“好处”放大,谁不会?

没有集资,建造,维修和经营的报告,我也可以耍嘴皮说,用仓鼠来个生物发电,一千瓦10仙。
给报告? 对不起, 那是秘密。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