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根刺很DAMAGE

英文“DAMAGE”除了可解释为“破坏”之外,还含有“损失”之意。东西坏了你会问:『What’s the damage?』就是“损失多少?”、“破坏多大?”的意思。比方说,你开着车子拐个弯,突然横空飞来一辆卡车,狠狠地把你的车彻底毁容。我没见着,只能问:『What’s the damage?』想到修车的那笔巨款,你很无奈,甚至有点无助地摇摇头,声声叹息,差点窒息。

维京集团的创办人理查布兰森来马出席一项投资会议时,为“DAMAGE”一词注入了些许本地色彩。据《当今大马》报道,布兰森对安华的两宗肛交案有些意见。他说:『马来西亚在外国享有好名声,但发生在安华身上的事,却大大打击马来西亚。』然后,“DAMAGE”一词隆重登场:『This has gone on for a long long time。It looks bad overseas。If you are a bold leader,you should get rid of things like that which damages your reputation。』原文载自《Business Times》,大意是指:若你够大方,就应该屏弃让你遭受“名誉损失”的种种因素。

理查布兰森绝非凡人,他除了是个洋人,还是个能人。怎样才算得上能人?让我翻翻那本《维京奇迹—看理查布兰森如何打造维京传奇》,试举例供各位参考,看看一个能人是怎么炼成的。

他凭手中的4英镑,16岁办杂志,20岁设立邮购唱片生意,接着开了间风格独特的唱片行,专提供嬉皮口味的唱片。直到创办音乐爱好者钟情的《维京唱片公司》,它的产品有品味和品质保证,当年以独到的眼光发掘了“性枪手乐团”(The Sex Pistol)。后来乐团歌曲影射英女王而遭禁,反而为维京竖立了一个文化品牌,从此知名度大增。

接着布兰森从唱片业转到发展航空业,敢于挑战航空业垄断者。他开拓为年轻人打造的电信行业、建干细胞银行,一直到实现太空旅游业的计划,布兰森多次从热气球冒险中死里逃生,而维京简直就是冒着热气的神奇标志,散发着疯子的气质。

布兰森认为,即使安华肛交二宗罪不算个大课题,却是一根刺。虽说一根刺无法置人于死地,但是它有针扎巫毒娃娃的诅咒效果,扎啊扎啊,迟早没命。看来布兰森相信,理财与理国心心相系,你浓我浓方你能我能。

大马需要在乎布兰森“DAMAGE”的话和想法么?这么说吧,布兰森出席投资会议当天,除了大马媒体之外,台湾、澳洲、法国、美国、加拿大《卫报》、《福布斯》皆毫不吝啬大方报道这番带“刺”的言论,换句话说,国内外投资者都略知一二。看来布兰森才是根刺,此刻有人疼着呢。

(本文刊登于29/9/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布蘭森的真話,讓人嘗到Asam Pedas 的滋味。
只怕有些人詮釋Damage 就像馬來西亞人愛說的 "Kaput"。

“Kaput”, 想到東西壞了,有點無奈,但沒多少錢,最多買過而已。
moot说…
疼的只会是小民!

对于“维稳”的某方面来说,市场经济,和他们无关。失去钱权,那才叫疼。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