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个政治出口

一切显得突兀,灯光太亮。墙上诺大嫌粗略的海报,印着“Sape Solidarity”的字眼。 “S”是Sape,“S”也是砂拉越。但是海报上的“S”字是反的,不知怎的,反而无声地说了一些话。

对国内许多音乐人而言,即便你熟悉西洋乐器,加上华乐器,不表示你知道Sape,还可能有点陌生。除非你曾经到访砂拉越,观赏了为旅者安排的原住民音乐表演,或者,你深爱着原住民的所有,不惜艰辛跋山涉水,只为了了解他们的文化。

一切显得突兀,音乐太杂。今夜标榜着原住民Sape之旅的大标题,但是开场的是Ambient电子乐,虽然我一直以来都喜欢这类型迷幻音乐,而演奏的DJ感觉很好,但是和他背后墙上的海报格格不入,与我来之前的心情有点冲突。

一切显得突兀,Miku Loyang和他的伙伴出场了,在Pasar Seni 的Annexe Gallery这个非常都市的剧场,突然长了几棵树,叶子很大,像森林里才看到那种,还滴着不知哪里渗透的水,鲜光里透着局促不安,即使他们就是海报里的影像。音乐很舒服,舞者皆自然。可是在这栋建筑物里,我看到囚禁的鸟,飞不出去,驻足难安。

一切显得突兀,维权律师忽然出场。他说了很多话,关于东马原住民的困境,和执政党不曾实现的诺言,为官那些夸大的数字、那些浮华的说辞,都停顿在半空中,流逝的是时光,和巴贡过后接二连三筑个没完的水坝。

一切显得突兀,因为我观赏演奏会之前钱包被劫。当时我觉得失去的是身份,虽然它们只是一张张证件。它代表我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在这里合法开车、能随时在银行提款、同时以个人的信用,在国内外付款。它是万一我住院的经济保障,也是证明我血型的一张卡,它提供我汽车抛锚及时得救的便利,甚至购买商品随时打折的福利。

我失去的,是一个身份的标志,而这个标志不表示我永远失去,却足以令我对暂时的“身份不明”非常困扰。但是,眼前砂拉越乐手和舞者失去的,却是永久的家园、耕地、狩猎的环境,和深邃的文化。

我闭上眼想像不到永久的失去是怎样的痛,我睁大眼更看不到永久的失去谁会补偿。毕竟,失去的不是我、不是你、而是他们。足以解释冷漠是都市的钢骨水泥,随时崩裂坍塌。足以证明贪婪是官官相护的一串锁链,不易剪断。

一切显得突兀,音乐显得单薄,维权讯息沉重地压住了它。压轴戏是主办当局配合Miku Loyang的Sape乐手和舞者,安排了萨克斯管、吉他、口琴,和一些瓶瓶罐罐供观众即兴敲打,达致一个声音和视觉混杂的场面。

散场后我走在街上,混杂中整理不出一个原住民突显的形象,他们的家本来是怎样的,生活是如何的,音乐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徜徉,恐怕今后我不得而知。无数个失落的灵魂漂浮在污染的河流里,流过耗费的巨款,流过无情的藐视,都卡在水坝的死角,等待一个政治出口。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17/9/2010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