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善勇的那只海龟

昨天上网看新闻,一如既往先浏览《当今大马》,发现杨善勇的新作<宏愿是只海龟在水中慢慢游>,作为杨公的忠实粉丝,我二话不说立即点击先睹为快。

当时我用手机上网,点击后网页打开一片空白,只有一行粗体的题目。一定是线路不好,我不断刷新页面,结果还是一样。单是一个标题和零内容,已经有两个比我更忠实的粉丝按了大拇指赞。

宏愿难道真的比海龟还慢?为了避免食指肌肉抽搐,我停止刷新的指定动作,开始猜测杨公的幽默程度,和《当今大马》的大胆尺度。想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重新点击页面,结果依然一遍遍地显示空白页面,唯一不同的是,多了几个按大拇指赞的忠实粉丝。

这件事搁了下来,一直到放工后,我就急着印证我那不切实际却碍不着谁的想法,看杨公是否能越轨犯傻,看《当今大马》是否在展现行为艺术先驱的风范。页面打开时,空白从来没有给我这么深刻的印象,它代表了无限的可能,在尝尽言论的酸甜苦辣之后,悟出的一片恬静。而且,欣赏空白幽默按大拇指赞的忠实粉丝,又多了好几个。

我心想我的国家还不赖,至少芸芸众生里还有几个懂得幽默自己、幽默群众、幽默宏愿、幽默人生的人,和洋洋洒洒的宏文相比,毕竟另有一番风味,更富想像空间,带几许嘲讽意味,不愧是一种大胆的评论行为艺术。

我当然不排除网页技术上出问题,导致文章无法显示。我也可以想像杨公听了我这番谬论后,会仰首哈哈,接着说『事情是这样的…』。不过我更愿意相信荒诞,因为轻松是社会匮乏的态度。尤其是网络络绎不绝的信息、废话、空谈,有如披头四那首Across The Universe唱的“Words are flowing out like endless rain into a paper cup”,纸杯塞得满满绷得紧紧,贴在耳边一听,反而没了声音。

朋友最近教我怎么选保温壶。她说一个好的保温壶,贴在耳边时听到的声响更大,虽然它只是个空壶。我想到小时候玩通电话,在两个空纸杯杯底钻个小洞穿根线,就可以哈罗哈罗当话筒听筒和小朋友对话了。说得雅一点,就是留白,无物胜有物,那是一种境界。

宏愿当真是只海龟在水中慢慢游着来么?当然不是,后来网页一字不漏地显示杨公的宏文了。可是在那空白的几个小时里,我把一回事不当一回事,把不是一回事当一回事。幽默不会像信息一样累死你,谬论也不会像别的论述一样满足你,只是不懂得玩你还当真的话,唯有养一只海龟,看他缓缓游到宏愿那一边算了。

(本文刊登于10/9/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Jaenee说…
文艺中人果然是文艺中人,这样也可以变成一则文,你想得太多了。

其实你的问题很简单,手机上网向来有不足之处,我看是你的手机SETTING突然有点毛病而已,以前我用NOKIA的时候也有这种问题,现在用苹果电话就没事了呀!

P/S:理性和感性的思考,分别只在一线之间。呵呵。
moot说…
原本游到东海岸产卵v已经绝迹, 到了别的地方。马来西亚还说要和别国拿海龟卵,来复育海龟。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