辐射包在哥身上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已不再轻信官方的定心丸。每逢危机临于目睫,当官的总是信誓旦旦,不是“不受威胁”,就是“不受影响”,要不然“别轻信谣言”云云,殊不知这意味着人民的风险自担,因为我们总是奇怪定心丸发得那么快,检验过了吗?有副作用吗?会致命吗?

日本东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矩震级规模9.0,那是3月11日。地震引发了海啸,接着距离地震最近的女川核电厂发生火情,然后福州第一核电厂就发生氢气冷剂器爆炸,导致放射性物质泄漏了。

副首相慕尤丁声称大马不受辐射威胁,不该听信谣言,制造恐慌。我想副首相太低估国民的智慧了,虽然说手机和网络的谣言,可信度确实比官方的定心丸高一个姚明的身高,毕竟,大家都尝试在从官方之外的其他管道,寻求最真确和最新的资讯,学习面临灾难应对的方式,了解高科技的日本如何处理核漏事件。若官方的可信度多一个曾志伟的身高,国民就无需这么劳累了。很明显的,国民都深信我们能兴建大马第一座核电厂,所以今天就该赶紧学习应对核泄的方法,因为大马公民一切都要靠自己。

我们的能源、绿色科技及水务部长陈华贵在13日表示,“此事并不影响大马兴建第一座核电厂计划的研究和推动工作”,并表示,“这是一个长远的发展计划,如果我们拍案敲定,我们将会在2021年建造核能发电厂。换言之,我们还有10年的时间。”

陈华贵叫国人静观其变勿臆测,语气坚定,就差没有拍拍胸膛说妹你别怕,一切包在哥身上。说实在的,我们还有10年的时间,而人民是善忘的,到时候往事如烟,核电厂如愿。

但是,两天后的3月15日,陈华贵没那么确定了,说“目前仍处于研究阶段,还未决定是否要兴建核电厂”。未决定?我没听错吧?这么一来,去年9月的大马经济转型规划方案岂不显得儿戏?所谓“政府计划在2021年于半岛设立首间核子发电厂,落实核子发电,以节省电能”到底是落实,还是未决定,相信接下来的10年可以反反复复,反正在研究阶段,国民还是别擅自臆测了,等10年再看。

3月18日,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麦西慕插上一脚,声称政府将公开招标聘请公司研究设立核电厂的可行性,然后等1、2年后报告出炉再定夺。问题一,政府将“公开招标”聘请法国、美国、韩国和日本专家,“公开”的程度开口直径有多宽呢?还是未到开口就有小管从旁叉出去了?问题二,说好的1、2年后,是不是等核泄事件降温,报告就不那么重要了呢?

无论是1、2年或10年,我们得承受无数个不眠的夜晚熬煎,如果至尊的“第一夫人”声称,日本地震与海啸是因该国在发展时忽略环境问题所致,我们希望大马研究建设核电厂的专家和政客,还有等等的利益集团,研究结果的笑话不要比以上的好笑,或者笑了之后想一想,国会漏水都处理不好,核电厂有不漏的可能吗?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16/3/2011稿19/3/2011修)

评论

晨光说…
才女这篇文章写的真棒!加油.
槟城老唐说…
或许我们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待/面对万能国的核子危机:这是一个充满幽默喜剧,惊喜连连且创意无限的国家!你不妨想象一下;既然咱都可以买到不能潜水?或不敢潜水(可能只能潜一次,潜了下去就浮不上来那种...)的浅水艇,到时咱也真有可能买进一些别人根本没法找到的[燃不起来的温和环保核燃料]...?
所以,别担心了,福建人说的[天公疼戆人],就算到时候[布景道具核电厂]真的给咱建了起来,甚或又真的有漏...届时部长大人或许会惊喜的告诉大家,为了环保我们早就以另些温和且无放射性替代燃料来充数云云,反正青山留住了,可烧不可烧的废柴咱还会少吗?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