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一结巴怜爱结成疤

人性的弱点,就是不能看到别人受苦,看了会怜悯、感动、难过。但是许多人没察觉也不自觉,这种感觉是选择性的。比方说,“受苦”在各种客观因素的衬托下,若果效果够好,感动便更强。但是,当“受苦”赤裸裸地曝露在大太阳底下,你也许嫌它丑,嫌它臭。

试想,你赶路上班去,途中突然一阵臭味扑鼻,一个脏兮兮而双眼爆血丝的乞丐迎面走来,伸出手跟你要个零钱。你的反射动作是闪,有多快就多快,有多远就多远。可是,当年《洛杉矶时报》的专栏作家Steve Lopez把一个懂得拉大提琴,但同样脏兮兮的无业游民Nathaniel Ayers,写得如天使一般,许多读者感动了,纷纷掏腰包帮他,结果故事拍成了卖座的电影《The Soloist》。

要是Nathaniel Ayers不会拉大提琴,要是Steve Lopez没有把他写得传神,Nathaniel Ayers将会和其他流浪汉、乞丐、无业游民没有两样,你看到就捏鼻子闪。

《国王的演讲》获83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无论剧情多棒、导演多强、科林费斯的演技多精湛,归根究底,它利用一个皇室贵族口吃的弱点,打动人心。在乔治六世高傲的表层下,其实自卑得可怜兮兮。因为人类爱偷窥的本性,英国乔治六世一结巴,怜爱在各位心里结成了疤。

如果回顾过往奥斯卡的小金人颁给了哪部片子,就明白人性的弱点占了多大的决定要素。2008年《Slumdog Millionaire》把来自印度贫民窟的少年放大,世界才开始关注印度贫民窟的小孩的教育问题等等。2002年《A Beautiful Mind》把诺贝尔经济奖得主约翰纳许的精神分裂症放大,观众才会同情这个数学天才和患上精神分裂症的人。1989年《Rain Man》,因为患上自闭症自称Rainman的雷蒙,观众才认为自闭症是ok的。

在卡拉ok被逮捕的外籍性工作者,好像货物一般,肩背上都被警员标上了号码,你看到了可能会说该死的,好做不做,去卖淫。但是,若媒体为一个长得很标致的性工作者做采访,道出她可怜的身世,工作的时候被粗暴对待,你搞不好会改观,同情她,想为她做一点什么。

换句话说,可怜若用得恰当,它能够引起大众关注一个议题,若发挥得淋漓尽致,搞不好事半功倍。相反的,你也可以利用大众的怜悯之心,以达到个人目的。但是,很多时候,人们都心甘情愿被忽悠,宁可看到加码的可怜,而不愿意接近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本文刊登于2/3/2011《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hi 楊艾琳
話雖如此,今年的奧斯卡入選名單,每一部電影都富有娛樂性。每一部都足以讓人延伸想到一些話題。就像這部:《国王的演讲》。

至於,性工作者的背景故事....
其實每一個人的背後都有故事,就看寫的人是誰啊..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