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潜愈浮愈浅愈肤愈浅

我很想精确地描绘浮潜的经验给你听,甚至分享浮潜的心得,不过我担心我说得不够专业、不够历练,可能粗心而用错字眼,或者选对了字眼却被人误解,甚至加于曲解,故作风趣却很无趣,搞得自讨没趣,郁郁寡欢。

我想告诉你,关于我上周到停泊岛浮潜的一些事,海水如何清澈见底,蓝得比杨城蓝井还蓝。不过我怕即使我小声地说,你听来还是很大声,惊动了鱼,吓坏了龟。

后来我发现,许多解说浮潜的专家,很多时候说的其实不是浮潜。又或者,从一开始说的时候是,说着说着,自己莫名其妙拐了个弯,离题还不自觉。不过,一个人叨唠开了,倒不会这样。反而是三五个浮潜专家聚在一块,海水喝得多了,忘了喝酒,忘了喝果汁,开始坚持自己智慧受过启发,自己的思考才算独立,或是拾人牙慧却沾沾自喜。

后来我发现,某些浮潜专家的思考确实很独立,全赖于这些专家对基本的白话文理解有障碍,才能让每个浮潜课题可以有不同的切入点,和令人意外的突破。我相信你也碰过这样子的人。比方说,你认为那个珊瑚很特别。他听了,就对外宣布:『据XX的观察,海洋被污染,导致珊瑚绝种,我们要拯救珊瑚。』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有心的浮潜专家,听了你那句话,断章取义宣称:『根据XX的说法,有些有心人把箭头指向海洋事务局,简直离谱变调…』云云,有心人指责有心人,结果你一句“那个珊瑚很特别”无心插柳,柳不止成荫还遮天蔽日,大地混浊晦暗。

更甚的是,有些浮潜专家索性不下海了,躺在沙滩上舒服的睡椅,跟玩泥沙的小孩说浮潜。他可以把浮潜说得很学术,用很多难唸难记的专业名词,说着说着,小孩还没睡着,他自己已然打呼。

当然,这其中少不了一些在浮潜专家之间走动的张三李四,从甲专家口中探风,传给乙专家,再探探乙的口风,传给丙,挑来拨往,乐此不疲。把珊瑚的事说得有八卦新闻的价值,是要有这般海浪的冲劲,和百万朵浮云的不定。

所以,我还是决定不告诉你我浮潜的乐趣,因为“乐趣”随时会被专家诠释为“不关心海洋污染”的课题。反之,我决定找三几个好友,相约停泊岛,再次与鱼共舞。因为关于鱼和珊瑚的事,不是需要讲话来解决的,答案原本就在海里。

(本文刊登于1/9/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moot说…
个人认为,野火的比喻会好点,因为那蔓延非人可以左右控制。
浮潛的另一個意義,常比喻網絡漫遊。
在部落留言,又稱浮上來了。

希望藍井的門檻別做的太低,打破潛水鏡,可不便宜呢~哈哈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