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不妨宕一宕

一直以来,我们都很天真,认为做事要讲求效率。比方说一本800页的小说,人家三天不食不眠才看完,你不到一天半就能把故事从头到尾重述一遍。以这样的速度,你比一般人读多一倍的书,这就是效率。

可是,关于从赵明福单的肩包一年后发现字条一事,这样一个农历七月的夜晚听来恁诡异。除非,赵明福的单肩包是小叮当百宝袋,总检察署说不定还能用它驱鬼压惊。

虽说七月阴风阵阵,诸位委实无需心寒。因为总检察长敦促诸位少安毋躁时,是用一种时尚的慢活态度,去面对一件燃眉之急的离奇案件。

他说:『当时间来临,一切关于如何、为何、何时、哪里及谁等问题,都会获得答案。』一句话当头棒喝,鄙人顿时双掌合十,悟到世事无常,字条不是遗书,遗书不是字条,字条即是遗书,遗书即是字条,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此事不妨宕一宕,再拖个一年半载,肩包里搞不好还有什么新玩意。不是说做人要以平常心对待么?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更何况是一张字条的疑惑啊,你们多虑了。

可惜啊,“效率”这个词儿如今不时髦了。问题给了答案,不妨再提问一遍,因为“问”是一门艺术,“慢”是时髦的生活态度。

关于7名本南族女性受性侵犯一事,本南支援组织已把考察汇报呈上国会,官官宦宦也去砂拉越转了一圈回来,结果调查不果,反而招了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到砂拉越录供,如今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又招本南支援组织的刘隐定录供,列出23道考察报告已提供答案的问题,要他不厌其烦再次回答。

如此这般,前后耗去了不少时间。可能等同于一个受性侵犯的本南族女性,从她居住地地方,找一个恰好没去狩猎的村民,开小船把她带出村子,再等一个随时会侵犯他的伐木工人,乘搭他的车到警察局报案。或者,她可选择拖着受侵犯的心灵和身躯,步行两、三天到警局去。

在这里,案发过后报警和官方处理案件的速度是对等的。可见,延宕绝非儿戏。只是那些无常的难题,总是出其不意地从石缝里蹦出来,把真相弹得远远的,万一落入万丈深渊,真相恐怕从此不见天日。

其实,从延宕的处理态度就看得出,赵明福和本南人是不是草芥,全赖于民间反弹力够不够强。既然人家宕一宕都不觉得别扭了,哪怕全民挡一挡,也得凡事弹一弹。到头来,不是看谁经得起折腾,而是看谁比谁更牛逼。

(本文刊登于13/8/2010《东方日报》龙门阵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