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很害怕可是我很欣慰

从8月1日到接下来连续几天,都看到“801大逮捕”的新闻,说是内安法令立法50年了,一群老百姓本打算聚集在市议会草场,一人点一根蜡烛,以表示对此恶法的不满。

其实8月1日前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理解是,一些对内安法令具有相同感受和想法的人,一起点蜡烛静静地哀悼人权逝踵的50年忌日。当时浮现在脑海的景象,是黑暗中一片平和的烛光,泛着人民闪烁的泪光。

“801大逮捕”令我万分不解,因为事后看到一条新闻,说八打灵再也警区主任阿祖乃迪对记者表示,警方对集会者容忍,集会者却辱骂警察,所以“毫无选择”而展开逮捕。

新闻归新闻,阿祖乃迪归阿祖乃迪,我还是相信双眼看到的事情。当晚,从联邦大道通往草场的路,一早就被警察堵住了。草场邻近的地铁站前,通往草场的那一条路也封了。远远望去,草场上的照明灯照亮一片绿色的空旷。而特别刺眼的,是围着草场警察筑起的人墙。

当时我很纳闷,想起数年前房子遭歹徒抢劫,事后电话报警把情形和地址都说得很清楚了,警察居然过了一个小时才到,随后慢条斯理地随便问几句记录几笔,留下一间被翻得乱七八糟,一扇撬开后无法上锁的前门,和深夜里一个女子。

警局出警的速度和态度皆让我冒汗,可是801当晚,离烛光晚会开始的时间还相当长,警察已摆好阵,效率好和快得惊人。我很欣慰,因为其实大马皇家警察是能够很有效率地办好一件事的。

比方说,手上无寸铁,却只有一根蜡烛的老百姓,缓缓从购物中心步向草场,大部分面带笑容,和礼拜天上教堂没两样。可是还没踏到一根草,对面草场的气势已咄咄逼人,镇暴队的盾排成一行,格外显眼发亮,取代了未曾点燃的烛光。

这时,老百姓还未回过神来,警方的怒喝声,和镇暴队的盾,一步步逼近而来,群众退都来不及,更别说点蜡烛。人家明明是很单纯地想点蜡烛,警方到底在怕什么?警方的心态我并不了解,群众点根蜡烛表示维护人权,能对一辆炮车和5辆镇暴队卡车,还有几十名警察,造成什么伤害呢?

即便如此,我还是很欣慰,因为,如果你们没有按照警方的意思去做的话,咱们皇家警察是能够很有效率地阻吓群众,不但设备齐全,队伍一致,而且经验充足。

接着,点不成蜡烛的老百姓被逼退进了购物中心,镇暴队立即筑起人墙堵住出口。接下去的发展,我也是看新闻看来的。但是,当我这旁观者悄然从后门溜走时,经过空荡荡的大厅,看见两名警察左右两边粗暴地扛着一个男子,拖着走。

这个貌似大朋友欺负小朋友的游戏,大朋友逮捕了几十名蜡烛燃不起来的小朋友。一句话,我们见识了你的厉害,虽然到头来我还是搞不清楚,这么大造势,你害怕的究竟是什么。不过我还是很欣慰,因为,我们皇家警察是能够很有效率的。

(本文载于《当今大马》6/8/2010稿)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平凡人护平凡人

现在还摇滚吗?